週六. 10 月 24th, 2020

導論 由下而上 伍忠信

導論。

高雄市農會理事長蕭漢俊挺韓國瑜,綠營媒體負責人吳子嘉以名嘴身分對他大肆攻擊說挺韓是為「創造更大交易籌碼」,還說蕭漢俊當選農會理事長是因陳菊協助,如今挺韓國瑜是「雙面人」,蕭漢俊不滿被汙衊將提告。台灣許多所謂「名嘴」其實是舉世罕見妖孽,滿嘴跑馬、胡說八道,卻收妖言惑眾之效,難怪被當成亂源之一。
吳子嘉為綠營有頭有臉人物,他以往對民進黨愛之深責之切所作批評不乏中肯,但對蕭漢俊的抨擊卻相當偏頗。他說蕭漢俊當選高雄農會理事長是陳菊相挺,其實本末倒置。
蕭漢俊從高雄農會基層出身,他從小職員一步步往上爬,靠的是真本事。以前高雄縣市分治,高雄縣鳳山農會可說是全省第一大農會,信用部存款甚至在許多銀行之上,蕭俊漢從鳳農出身,才能備受肯定,也受到白派掌門林淵源、王金平賞識,才逐漸在農會系統冒出頭。90年代他已是高農重要幹部,當時和資深媒體人王耀德交稱莫逆,兩人成為王金平左右手,後來王耀德隨王金平北上當立院辦公室主任,蕭漢俊則留在高雄農會發展。
蕭漢俊當上農會理事長,是由下而上,跟陳菊拉拔毫無關係,說得上貴人的,只有林淵源王金平,但這也要他自己有真功夫,才能鎮得住農會系統的八方好漢、五嶽龍蛇。陳菊能在市長選舉平穩順遂,甚至夸言拿下百萬票,其實得利於農會系統相當多,說陳菊拉拔蕭漢俊,其實是倒過來蕭漢俊挺陳菊,原因是他相信陳菊可以造福高雄農民。
至於說「挺韓是為創造更大交易籌碼」,更是莫名指控。韓國瑜當初到高雄孑然一身,一窮二白,鳥蛋精光,連滷肉飯都吃不起,有何籌碼可交?而且早在六月間王耀德在高雄找些老友敘舊,韓國瑜也前往拜票,席間蕭漢俊鼓勵韓國瑜說,只要拉近和陳其邁的差距,縱使輸個20萬票也還算贏,可見當初蕭漢俊並未看好韓國瑜,則「交易籌碼」從何而來?
後來蕭漢俊跳出力挺韓國瑜,乃大勢所趨,正如他說的,「由下而上」,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