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10 月 28th, 2020

導論 酷吏當道 洪谷

導論

普悠瑪大車禍後,當局似乎將責任全推給司機一人,檢方更是快動作,將仍然重傷的司機連夜拖出醫院逼供,在歷經20幾小時疲勞轟炸後,還將尤姓司機以有串供逃脫之虞聲押。此舉已引發廣大爭議。
檢方大動作顯然是配合高層之意迅速找到替死鬼,以減輕一干大官的政治責任。蔡政府上台後將司法當成剷除異己的御用工具早不足為奇,連一干獨立機構都掛羊頭賣狗肉幹起東西南北廠的醜陋勾當,檢調單位本來就鷹犬密布,羅織入罪豈可落人之後,因此以內廠威風之姿耀武揚威,辦案更是虎虎生風。
宜蘭檢方羅織尤姓司機之罪,過程最受質疑之處在,司機當時已是受重傷住院,腦部還受重創意識模糊,檢方硬是將他押到地檢署進行馬拉松式盤問,姑不論是否違反人權,在人道上已遠遠悖離。此外羅東聖母醫院是否受到政治壓力,放行讓檢方恣意妄為?也頗值檢討。依照醫德,縱使十惡不赦的嫌犯,一旦傷病在床,有良心的醫師絕不可能准許警檢作長時間盤問,最大限度也只允許在病床有醫療設備及看護下詢問;但羅東聖母醫院卻允許檢方將人拖上輪椅送進檢方偵訊室作無限期盤問,難怪此舉廣遭外界質疑是嚴刑逼供。
更離奇的是,檢方在長時間逼供後取得證詞後如獲至寶,將司機以「有逃亡串供之虞」聲押。尤姓司機在檢方疲勞轟炸下,本來就遍體鱗傷更見氣若游絲,人已經癱在輪椅上又有何逃亡之虞?他在偵訊後似乎已被洗腦成萬惡不赦,自責甚深、了無生趣,連家人都不願對話,在嚴重自我封閉下又何能串供?法院最後並未準收押而以五十萬交保,應也感覺檢方操作過頭。
檢方的酷吏行徑已引發社會憤怒,有人跳出來要負擔尤姓司機的所有律師費,台鐵工會也出面幫司機抱不平,認為事件是整體結構問題,大官缺乏擔當卻只將責任推給基層,鐵道迷更發動一人一信為司機打氣。
蔡英文的司改改成廠衛當道。普悠瑪咎責司機雖是個案,但卻充分反映出司法淪為政治打手的醜態,司法的公信已大為崩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