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西城區專刊】養心殿修繕 故宮工匠實作選拔

北京專刊
故宮曾邀請媒體走進養心殿參觀,並詳細介紹了養心殿修繕保護工程。(資料照片孫戉 攝)

故宮博物院養心殿研究性保護項目近日啟動修繕。一場「工匠基礎培訓考核總結暨研討會」日前召開,瓦、木、石、油飾、彩畫、裱糊六作集體「發榜」:116名工匠培訓合格,拿到了「出手修殿」的資格。未來,隨著養心殿修繕於2020年竣工,故宮第四代大工匠也將組建完成,約30名優秀人才將系統開展官式古建築營造技藝展示與傳承工作。
2015年12月,備受關注的養心殿研究性保護項目啟動,旨在對養心殿區開展建築修繕和文物修復各項工作,兩年多過去了,這裡卻沒有任何施工的聲音傳出。由於工匠「斷檔」,過去這兩年多裡,故宮一直在發掘人才,培養工匠。
故宮工匠成長隨大修同步——三次大修,三代匠人。然而到了2010年,故宮工匠「解散」了。因為古建修繕需要招投標,而自己單位的工程不允許本單位參與投標。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說:「中標單位不可能長期『養』著一支具有官式古建修繕技藝的隊伍。我在一次政協會上提到了這個問題,得到了『故宮應特事特辦』的回應。」由此,故宮古建修繕脫離了一般建築工程項目的管理模式,將科學研究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實施進度服從保護質量。斷檔8年的故宮工匠也被提起,最快2020年第四批工匠將重組。「我們率先啟動4個研究性保護項目。」單霽翔說,4個項目分別是養心殿、乾隆花園、大高玄殿和紫禁城城牆項目。「一座殿、一個花園、一處宗教建築還有一處是防禦建築,我們希望能為中國文物建築保護工程做出表率。」
上手接觸建築本體的工匠必須經過故宮官式古建築修繕技藝的培訓,是這些項目必須遵從的一點。以養心殿為例,研究性保護項目啟動2年8個月,並未真正動工。這期間,故宮分「瓦、木、石、油飾、彩畫、裱糊」六作分別進行「人員選拔」「基礎培訓」「項目培訓」「專項培訓」,為修繕做準備。
工匠上崗後,並不能被稱為「故宮工匠」。故宮將建立工匠檔案,日常工作表現和階段性考核成績都將計入。同時,故宮制定《人才留用考核考評辦法》,對參與養心殿工程的工匠進行筆試、實操和面試等考核,全程聘請專家把關。最終,通過層層選拔的匠人,將成為「明清官式建築保護研究國家文物局重點科研基地」聘用人員,成為當之無愧的故宮第四代匠人。據估算,這次「比拚」的淘汰率將達到90%。 (劉 冕)

故宮城牆開放 俯瞰紫禁城真容

近日到故宮博物院參觀的遊客有了新的遊覽通道——故宮城牆實現了南北貫通開放。站在城牆上,觀眾可俯瞰3/4的紫禁城,甚至可以一探部分「神秘」的未開放區域。
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介紹,此次新開放的城牆包括故宮南面午門至西南角樓段,觀眾不僅可以近距離地觀賞西南角樓,還能在此俯瞰故宮新近開放的南大庫傢俱館區域。與此同時,作為打通南北「高空交通」的重要節點,隨著東華門城樓至東北角樓段城牆的開放,故宮東城牆的「交通」全部打通。
故宮城牆是中國現存規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皇家宮殿城牆,其總長度為3437.6米,城牆頂寬6.63米,底寬8.55米,高9.3米。如今,故宮已實現南、東、北三面的城牆全部開放。為保護城牆和遊客遊覽的安全,開放的城牆鋪設了寬約1.5米的木棧道,棧道兩側加裝安全護欄。觀眾站在城牆上可以俯瞰3/4的紫禁城,領略紫禁城從南到北的景觀,還可以一窺部分未開放區的「真容」。(孫樂琪)

觀眾正在觀看《大遼五京——內蒙古出土文物暨遼南京建城1080年展》。(孫樂琪 攝)

首博再現「遼南京」往事

《大遼五京——內蒙古出土文物暨遼南京建城1080年展》日前在首都博物館舉辦。展廳裡,「五京」的故事正在上演。
遼「五京」分別為「上京」臨潢府、「中京」大定府、「東京」遼陽府、「南京」析津府、「西京」大同府。策展人高紅清介紹,本次展覽分為「五京備焉」、「四時捺缽」、「南北面官」、「華夷同風」、「塔寺巍巍」五個篇章,每個篇章風格各異卻又渾然一體,彷彿描繪勾勒出一幅遼代全景圖,為大家詳細解讀了遼代的歷史文化。
展覽共展出文物270件(套),分別來自17家文博單位,其中既有精緻美麗的金銀器、瓷器,也有珍稀神秘的壁畫、佛教器具,還有玉器、瓷器、書畫、石碑等。特別是琳琅多姿的隨葬品展現了當時特殊的喪葬制度,顯示了遼代制度及文化上的鮮明特點,多民族文化在這裡產生、發展、碰撞、融合、昇華,構成了中華民族多元一體的文化格局。
「遼南京」史稱「燕京」,它在今天的北京西南,是在唐幽州城的基礎上建立的。同樣,它與明清時期的北京城相比也要偏西偏南。關於它的面積,歷史上有兩種記載:一種說它「城方三十六里」,一種說它「城方二十八里」,比元大都要大。展覽中,許多文物讓人們看到了作為「遼南京」的北京城當時的風貌。比如一件在北京八寶山韓佚墓出土的「越窯刻花宴樂人物執壺」。高紅清介紹,韓佚是頗受遼太祖重用的漢臣韓延徽的孫子,他的墓葬中出土器物,從精美程度來看,很可能是皇室對其先祖的賞賜,韓佚墓的發現對研究北京史、遼史都有很大補益。展覽展至12月9日。(孫樂琪)

西城啟動20處文物騰退
京報館舊址將建邵飄萍紀念館

西城區魏染胡同30號,北京市級文保單位京報館所在地。經過一個多月的騰退,居住在院子裡的30戶人家全部搬離。包括京報館在內,西城區近期啟動了6處文物騰退項目,年內將啟動20項。
2017年,西城區啟動了晉江會館等15處直管公房文物騰退項目。在去年的基礎上,西城區計劃今年再啟動20處直管公房文物騰退項目,目前已經啟動的6處,分別是京報館、五道廟、朱家胡同45號茶室、慶雲寺、恭儉胡同三官廟和會賢堂。
京報館曾是近代著名新聞工作者邵飄萍的住所。他所創辦的《京報》報館於1920年9月遷入此地。京報館主體是一座二層小樓,其附屬的院落也納入這次騰退範圍。30個承租戶中,還包括邵飄萍的孫子——今年已經65歲的邵澄,他租了院裡6間房,總建築面積80平方米。
「聽說把京報館騰退出來,要建成邵飄萍紀念館,邵澄老先生非常支持。」負責京報館騰退的宣房二公司經營部經理閆秀江說,老先生還打算把家裡的老物件整理好,作為將來的展品捐獻出來。
這座昔日的報館樓,木頭和磚石構建的建築主體保存尚完好。樓梯還是100多年前的木質樓梯,每天都有人上下往返,年深日久,每節樓梯中間都留下了下凹的腳印。二樓的地板也是木質的,樓道裡的門窗還是幾十年前的老樣式,窗框同樣也是木質的。(王海燕  張海濤)

國禮景泰藍 恭王府開展

「絲路擷珍」銅胎掐絲琺琅藝術大展日前在恭王府拉開帷幕。展覽展出近200件景泰藍藝術品,包含元明清高仿精品、名師名作以及上世紀七十年代的「老貨」。
恭王府樂道堂主殿大廳陳列著現收藏於聯合國日內瓦總部萬國宮的同款景泰藍《盛世歡歌》大瓶。這款大瓶高1.76米,採用賞瓶造型,主題圖案由孔雀、牡丹、玉蘭、和平鴿等構成。此外《四面方尊》、《和平尊》、《吉祥如意》、《國色天香》等10余件曾經出現在中國重要外交場合的景泰藍作品也將展出。北京市琺琅廠還特別邀請「敦煌守護神」常書鴻之女常沙娜先生,把「敦煌美學藝術」融入景泰藍現代設計作品裡,今年8月剛剛製作完成的十餘件絲路系列作品尚屬首次亮相。 (張楠/文 胡鐵湘/攝)

30件日本名漆亮相前門

相傳中國漆器發展史有7000年之久,並在其發展過程中輻射影響了周邊國家的漆藝發展。日前在前門北京坊三陽號落幕的東方頂級漆器藝術展,便展示出中日之間漆器發展的關聯。
此次展覽呈現了小椋范彥、鳥毛清、松本達彌、築地久彌等8位日本當代漆藝的大師級藝術家作品,雖然展出作品只有30餘件,但這些作品的製作卻囊括蒔繪(以毛筆作畫並撒金粉)、螺鈿(鑲嵌貝殼、螺母,攫取其光彩)、沉金(以雕工刻線,輔以金箔金粉)、蒟醬(以雕刻和反覆上漆為特點)以及雕漆等重要技法。其中,雕漆、螺鈿技法就傳自中國,而「沉金」技法則將中國的「戧金」技法加以發揚。如今,漆藝在日本堪稱國寶級傳統工藝,還有專門的學校傳承這門技藝,參展藝術家鳥毛清便是畢業於這樣的學校。典雅精緻的漆藝作品在中日兩國都甚為稀罕和珍貴,但傳統工藝在當代社會也都面臨著生存壓力。(李 洋)

琺琅廠舉辦淘寶大集 提供免費講解

近日,北京市琺琅廠舉辦景泰藍老物件淘寶大集,不但有宮廷劇中才可見的琺琅瓶、盤、碗、罐,還有首次「出場」極為亮眼的御用筆洗,行話稱為「洗子」。
「此次淘寶大集推出的雙面製作景泰藍大洗子,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出口產品,只有少量庫存,堪稱限量版。」北京市琺琅廠相關負責人介紹,景泰藍大洗子有別於一般的景泰藍製品,不僅洗子外部有花鳥紋飾,洗子內部也有艷麗、娟秀的風景畫。一般的洗子在裡面只需用同一色的藍料燒製即可,雙面製作則需要在洗子裡面再掐絲和點藍,打磨完全需要純手工打磨,燒製時裡外也不能同時燒,要反覆燒十幾次,因此雙面產品成品率低。
從庫房中拿出的景泰藍小動物擺件,也亮相淘寶大集。憨態可掬的熊貓、活靈活現的小狗、精靈可愛的小貓、造型獨特的小貓頭鷹……銅胎厚重、造型規整、絲工勻稱,價格幾十到幾百元人民幣不等。
淘寶大集期間,琺琅廠還配備專業講解員全天提供免費講解,帶市民參觀大國工匠集體技藝展示,參觀中國景泰藍藝術博物館、珍寶館。(張 楠)

2019故宮日曆發佈 猶如中國文化藝術史

近日,故宮出版社與鳳凰藝術聯合發佈2019年度的《故宮日曆》。豬年的《故宮日曆》選取故宮珍藏的「福豬」元素文物,寓意著美好富足的生活。
2019年為己亥年,生肖豬。《故宮日曆》選取該博物院所藏文物中表現「福豬」與「富足」生活的文物,每個月一個主題,十二個月主題分別為金豬拱福、蔬鮮豐盈、八珍輻輳、佳器入廚、碗筷交映、杯盤流光、壺觴溢彩、盒合如意、美瓷大雅、萬喜祥瑞、福壽安康、盛宴相歡。每本日曆猶如一本濃縮的中國文化藝術史,365張有關書畫、古籍、青銅器、瓷器的精美文物圖畫集於一冊,全面展現中國傳統文化之精華。
故宮出版社今年還推出了「日曆方陣」,包括《故宮日曆》普通版、定製版、黃金典藏版、漢英對照版,以及《故宮滿漢全席日曆》《故宮如意日曆》《故宮月曆》等相關產品,形成內容豐富的「日曆家族」。(劉冕 文並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