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 1 月 20th, 2022

社论 台湾媒体集体媚绿妖异现象 已成选举奥步工具

社论

韩国瑜26日在凤山大造势,显然吓坏了民进党,各式各样的抹黑行径层出不穷。例如韩国瑜招商的以身相许陪睡说,他自己已加注只是彻夜陪喝茶聊天,硬有人要扭曲说成是投资者老婆陪韩国瑜睡觉,不止不入流之极,还侮辱所有要对高雄经济投资人士;还有绿媒资深主持人居然「听说」韩国瑜当上市长,将会任用统促党魁白狼张安乐当副市长,说得煞有介事,究竟是杜撰或真的「听说」,只当事人心知肚明;但一个在传播界打滚数十年的媒体人居然说出如此低估民众智慧的话,可见选举杀红眼,已有人不惜严重自贬身价。
对于接踵而来的攻击,韩国瑜大都一笑置之,还自我调侃说连走路都会遭到抹黑攻击。他曾说过民进党不用奥步不会选举,从韩流狂潮飙起后,民进党人一连串对韩国瑜的疯狂攻击行迳,确实如此。但韩流狂潮已势不可挡,民进党人所有恶意扭曲的抹黑攻击,只有收到反效果。不过该党群起围殴抹黑,韩国瑜大可认为不值回应不予理会,但对于党机器甚至上纲用到执政权柄所启动的选举奥步,则不得不防。陈其迈曾说过若他输了选举等于输了全台湾,这是不知高低的妄言,但也反映民进党执政后不容他人染指权益的独裁霸道,该党为了维护既得利益,大有可能尽施所有卑鄙龌龊手段;民进党在此次选举将奥步尽出,已是全民共识。
从韩国瑜的三山造势首部曲凤山大会出现超过五万人的疯狂气势后,其实大高雄翻转已大势砥定。这场造势照理说万方瞩目,但电视媒体几乎在Live直播上遭全面封锁,事后还有绿媒睁眼说瞎话声称只有1万9千900人。第二天,有所谓的「网友」列出该场造势「三大缺失」,包括王金平喧宾夺主,韩国瑜骄态已露,以及国民党希望韩国瑜外溢效应失败等。一方面说活动还算成功,一方面又针对当事人严厉攻击,这是标准小英文青式的网攻守法,终极目的在挑拨离间、贬抑韩国瑜的亲民人格特质,也显示对韩国瑜外溢效应的焦虑。吊诡之处在这明显别有用心的缺失质疑,所有媒体几乎视为圭臬,纷纷大作文章,更让人感觉执政当局操控媒体已至让人毛骨悚然地步。
尽管大部分媒体配合执政当局一致丑化该场造势,但丝毫不影响韩流狂潮的热度。凤山造势王金平难得拿麦说话,也是简单扼要推崇韩国瑜希望高雄觉醒翻转,何喧宾夺主之有?更何况这场造势名为韩国瑜后援会,主事者为高雄农会理事长萧汉俊,萧汉俊算是王金平子弟兵,王金平说来是这个场子的「主」,韩国瑜虽是万众焦点,却是该场后援造势的贵宾,韩国瑜早说过他不成立竞选总部,因此都以来宾身分参与活动,既是来宾,又何来王金平的「喧宾夺主」?这不是挑拨离间什么才是挑拨离间?至于说韩国瑜骄态已露,韩国瑜自我解嘲说他到处弓背哈腰有若泰国虾,而他所到之处万众疯狂,若是稍有骄态,岂有此魅力?
台湾媒体在民进党执政后极速堕落,九成以上亲绿媚绿,这也让人忧心在1124开票日,这些媒体是否会配合当权者舞弊作票。韩国瑜防奥步108招,应该也将媒体的妖异现象列入。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