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鼎專刊】薪火相傳——重新點燃「碗窯」之火

福鼎專刊
學講碗窯方言

文 謝樹淵 / 圖 謝樹淵 朱乃章

「公正我們碗窯話(客家話)怎麼講呢?」「貢節。」「法制怎麼講呢?」「果及。」「敬業呢?」「經聶。」10月17日,在碗窯村舉辦的「九月九傳話節」上,村裡老族人正在教碗窯孩童識讀碗窯方言。
當天,碗窯村處處洋溢著喜慶的氣氛,舞龍燈、民族舞、學方言、茶藝表演、新媳婦方言測試等精彩活動吸引了大批周邊村民和各地遊客趕來觀看。
碗窯自然村坐落在福鼎市點頭鎮觀洋村的群山環抱之中,「碗窯的先祖繼承祖業世代燒窯,清乾隆年間碗窯業進入鼎盛時期,在當時的福建、浙江、廣東都極富盛名,並且遠銷海外。」點頭碗窯九月九傳話節俗非遺傳承人余振歡指著碗窯村志中的內容介紹道。雖然碗窯村當年車水馬龍的盛況早已隨著清末傳統窯業的沒落,逐漸退出了歷史舞台,但是碗窯村獨具客家特色的「傳話節」、「碗窯話」,感懷忠烈精神的「雙忠廟」,寓意吉祥的「舞龍燈」等特色文化依舊歷久彌新,傳承至今。

碗窯村貌

重獲新生的傳話節
「嫁進碗窯村的媳婦要會講我們碗窯話,碗窯的媳婦還要考試咧!你來講一講昨天、今天、明天碗窯話怎麼說?余老,她說的對嗎?」
「對,講的非常標準!」
每逢農曆的九月九日重陽節,碗窯古村就會迎來一年一度的盛事——「碗窯村九月九傳話節」。在這一天,小孩子們要遵照祖輩的遺訓,向村中長者學習碗窯話,而碗窯的媳婦們則要接受老一輩的碗窯話考驗。今年,碗窯村九月九傳話節也因其獨具特色的閩、客文化融合特色及文化傳承內涵被福鼎市錄入第四批福鼎市非物質文化遺產。

古琴演奏

碗窯村的傳話節最早是與婚俗聯繫起來的,在舊社會,每個碗窯村的漢子娶媳婦對於全村來說都是一件值得慶賀的大事。剛嫁進門的外村媳婦只有會講三句碗窯話才可以吃當天的喜宴,如果不會講就要受罰。改革開放之後,經濟逐漸發展起來,碗窯人便抓住這個機遇,紛紛外出務工賺錢,村民四處分散,這個習俗也跟著慢慢淡化。
現在的傳話節是在余振歡等人的長輩的回憶和介紹中慢慢恢復起來的,不再搭配婚俗。在舉辦傳話節之前,他們做了大量的前期準備和調查工作。2015年,抱著大家一起聚一聚的心態,碗窯村舉辦了第一屆的九月九傳話節。據余振歡介紹,一開始舉辦傳話節的經費並不充裕,活動的規模也不算大,自2016年茶企陸續贊助傳話節後,傳話節的規模逐漸擴大,知名度也得以提升。老茶鎮的張金川就是贊助商之一,他已經連續贊助了兩屆傳話節,為弘揚碗窯特色民俗文化努力添磚加瓦。隨著碗窯九月九傳話節知名度的不斷提升,其產生的價值和影響力也逐漸得到社會的認可和重視,今年的傳話節更是由點頭鎮政府牽頭,宣傳帶動了30多家點頭當地茶企參與贊助活動。這樣良好的趨勢讓老余等人看到了未來,更加堅定了未來辦好傳話節的信心。

民族舞表演

傳承不息的碗窯話
碗窯的小孩要學碗窯話,「富強、文明、自由、平等……」碗窯的小朋友們一一端坐桌前,一字一字地跟著老師學講碗窯話。
最早,余氏先祖帶來了燒窯工藝,燒窯成為村民們的主業,村子也因之得名,稱作碗窯。余姓先祖保留了故鄉的語言,即閩西的客家方言(姑田話),俗稱「汀州話」或「碗窯話」。
自2015年起連續三年,每逢重陽節前夕,台灣高雄師範大學客家文化研究所的吳中傑副教授都會帶著他的學生,不遠萬里地來到碗窯這個小村落。正在做兩岸客家文化研究的他十分重視碗窯話,同時也是他幫助碗窯話尋到了根。據他介紹,碗窯話是閩語與客家方言相互融合演變而成的一種新的語言。他將碗窯與同時期汀州遷往台灣的汀州文化進行對比,認為碗窯文化具有相當珍貴的歷史價值和研究價值。吳教授說,像碗窯這樣的村子如今僅存幾處。

茶藝表演

「傳聞是清朝康熙三藩作亂時期,先祖們為了生存,從汀州府瀲城那邊(現龍岩市連城縣)逃難過來,先後有三批,分別在現在的福鼎市管陽鎮的後溪村、浙江省蒼南縣的橋墩和我們碗窯村。如今只有我們村把碗窯話完整地延續了下來,其他兩個分支的碗窯話幾乎已經失傳了。舉辦傳話節,其實也是希望能夠引起村民對本村文化的重視,同時也為了把我們的碗窯話更好地傳承下去。」余振歡說。「雖然,現在很多年輕人都出去工作了,碗窯文化的傳承曾一度岌岌可危,但值得慶幸的是,在我們的努力下,漸漸的也有很多年輕人加入我們的隊伍。」村中供小孩子學碗窯話的學堂也正在籌備之中。

雙忠古廟

歷久彌新的雙忠廟
說到碗窯村,也就不得不提碗窯村裡的雙忠古廟,這是福鼎市內唯一一座雙忠廟。
「闖過分水關,追平陽,趕平陽,力舉千斤。」廟口牆上的這句典故一直被口口相傳延續至今。據說,古時碗窯村中的牛被浙江蒼南平陽縣五代村的賊人偷去,碗窯村民十分氣憤,集聚了八名勇敢的村民準備要去五代村將牛牽回來。路過當時的福鼎縣衙時,被縣太爺攔住,縣太爺說那賊人武藝高強,貿貿然前往並不妥當。然而當時的八名碗窯村民早已下定決心,哪怕是刀山火海也要讓那賊人將牛物歸原主。縣太爺見他們去意已決,便不再阻攔,遂承諾他們若是他們能成功將牛牽回,縣太爺便給碗窯村掛紅,並親自給他們提字。沒想到幾天後,八名村民還真的把牛給牽了回來,於是縣太爺便依諾親自騎馬到碗窯村,掛紅、提字,也就是現如今我們在廟口看到的那行紅字。這段趣事現在雖已無從考證,但也從側面反映出碗窯村淳樸勇毅的民風。
碗窯村的雙忠廟佔地面積約560平方米,歷代村民對廟中的雙忠公王極為尊崇,並視其為碗窯村的保護神。據村民介紹,大約在清康熙年間,碗窯村余氏先祖感懷雙忠廟公王的不朽功勳,攜爐自福建省龍岩市連城縣姑田鎮溪口村遷入福鼎市點頭鎮觀洋村碗窯,距今已有300多年。這是福鼎市境內一座著名的文物建築和文化古跡,廟內有清嘉慶二年香爐,清道光丙申年制公王靈顯籤詩板等文物。雙忠廟歷經了數百年的風雨洗禮,也見證了碗窯村這三百年來的興衰榮辱。

龍燈表演
龍燈鼓樂隊

獨具特色的舞龍燈
碗窯村的舞龍燈在方圓百里內頗負盛名,其始於清乾隆年間,龍身為九節,長22米,全身為青黃色,共有「龍纏柱」、「龍翻身」、「龍超井」、「龍拜壽」、「賀八仙」等多種特色表演。每當青龍起舞,鑼鼓聲與嗩吶聲交織在一起,龍珠揮動,龍身盤旋起伏,畫面煞是好看。
碗窯村的舞龍燈有著特定的文化內涵。在碗窯村的舞龍燈中,碗窯人將龍燈表演中原有的32張八仙桌改為更為美觀的高台,圍繞高台舞成龍燈「全台」,這個「全台」融合道教文化,按照「三才」、「五行」、「七星」、「九州」等寓意分別擺放,青龍需要通過各式動作穿過台與台之間不大的間隔中,這在龍燈表演中屬高難度動作表演,十分考驗表演者的體力以及彼此之間的默契。整個龍燈表演切合道教文化,充滿了碗窯人對國泰民安、風調雨順的美好祝福和對人丁興旺、身體健康、五穀豐登的熱切期盼。
碗窯的舞龍燈每年春節都會在點頭鎮和其他鄉鎮演出。據余振歡介紹,1995年,在福鼎撤縣設市文化匯演活動中,碗窯村的舞龍燈也曾為福鼎市民送上精彩的表演。隨著近年來經濟社會的不斷發展和進步,人民群眾對文化生活的需求也跟著水漲船高,舞龍燈文化歷久彌新,而碗窯村更是將其做為一張文化特色名片加以傳承與發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