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11 月 1st, 2020

導論 故鄉的懷念! 不默生

導論

每當「黃昏的故鄉」這首台語歌在老殘耳鼓傳來呼喚的樂音,不管那時他在做什麼,都會停下來認真聆聽,聽著……. 聽著…….不禁合音唱了起來,唱著……唱著……老殘的淚水淹滿臉頰,沒有什麼事情會讓他如此動容,唯有每當故鄉的呼喚遠遠傳來之際。這時,老殘的鄉愁一擁而上,而且如海浪般層層來襲。
故鄉給他的記憶雖只是從出生到年少時期的15載歲月,但,那可是一個人一生中回憶的精華期哪!
老殘癡迷於歌詞那優雅戀鄉的詞意,以及配合那哀怨氣氛的曲調,他百聽不厭。少年時期的老殘如此;如今老了亦然,他時常在一個人獨處的夜晚,在沒有旁人的時候,把整首歌曲哼哼唱唱,一面想著故鄉的一草一木;一面唱著他喜愛的歌曲,唱著….唱著….竟然唱出了整臉淚水。那是多少離鄉背井的委屈;多少思念故鄉的無奈情懷啊!
故鄉的面貌雖然隨著老殘的年歲逐漸淡去,然而,故鄉的溫柔卻從來也不曾冷卻。老殘16歲那年離家,每每在思鄉的夜晚,總要在當時租屋處的涼台上,望著異鄉夜色,想念家鄉的親人,尤其當時仍然健在的外公、外婆,老殘和他們相處時日之久與感情之深厚,猶勝父母。在老殘一生漂泊的歲月裡,外公、外婆給予他的溫暖,就是日後他對故鄉感情的唯一轉化。
如今,「獨在他鄉為異客;日久他鄉變故鄉」,原來的故鄉在老殘眼裡早已「故鄉已然變原鄉」,對於原鄉的思古幽情,仍然佔據他童年時期的記憶,那記憶已然成為永恆!
來到這座陌生的城市後,不久,老殘當時年歲猶然青稚,就組織了屬於自己的家庭,之後過了兩年,便有了自己的子嗣,一生中,真正安頓老殘心靈的,正是這座城市。
眼前這座原本空氣汙染髒亂不堪的城市,在經過時間與人文的淬鍊,已然從「黑天鵝變成白天鵝」般的現代國際都城,老殘眼看著這座城市興起,自己多少也有點參予的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