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10 月 21st, 2020

社論 唐鳳要政院不要造謠 蔡政府聽得到嗎?

社論

民進黨年底選情吃緊,民進黨的炮口一致,認為都是被假消息、假新聞所害,要求行政院修法嚴懲、加強查緝。因蔡政府不斷拉高層級,不惜用國安高度,嚴辦假消息。但政務委員唐鳳卻主張言論自由的紅線不能被踩到,唐鳳的想法是否會發酵?空間會有多大?也不知道唐鳳的話,蔡政府聽得進去嗎?其實,蔡政府所謂的假消息,根本就是選舉的奧步。
以無黨籍身分受邀入閣的唐鳳,對假消息卻有不同看法。唐鳳和媒體茶敘時說,當假訊息出現時,如何用公開、快速、結構化的方式處理,她在一年多前已提出看法,並有網頁解釋,現在正值選舉期間,假若有意圖使人不當選的事情,選罷法已有規範,也不必當局費心。但蔡政府至今仍然狠批假新聞,確是過分。
唐鳳認為對付假訊息時,行政院的立場很簡單,第一政院自已不要造謠,第二若有片面訊息就快速澄清。唐並主張處理假訊息的重點就是言論自由的紅線不能踩。唐鳳認為言論自由是建立在公民社會、民主機制正當運作的基礎上,如果有破壞民主機制的行為,當然不能再用言論自由做為藉口。過去一年多來,政府都是強調要讓破壞民主基礎的行為,快速地被發現、揭露,用技術、司法的方式快速處理,但如果只是個人的揣測與想法,主要是不能踩到言論自由的的紅線。
唐鳳說,新聞工作者當然可以揣測,只要揣測時手中有一定的證據,屬於合理的懷疑,政府當然不應該說揣測就是假新聞,她也絕對不會用假新聞這三個字,因為她的父母都是新聞工作者,這三個字對新聞工作者是不當連結。因此,唐鳳主張所有的揣測都是爭議訊息,即使已達到惡、假、害的條件,還是叫做假消息,她不會稱其為假新聞,原因就是不希望跟新聞工作者的社會地位聯想在一起。唐鳳說,爭議訊息是全球共同的現象,一般人看到片段的訊息就會自我想像,政府有責任去實驗出在不威脅言論自由核心價值的情況下,如何處理這類假訊息,如果不是這樣,而去縮減公民社會的空間,那就是攻擊者想要看到的事情,當然不能讓他們得逞。
唐鳳還指稱至於阻絕境外的假訊息,真正要解決的,並不是說讓攻擊者的網路不能連到台灣,政府應該培養心靈抗體。包括十二年國教納入媒體識讀,都是希望每個人都能養成看到事情時,先想一下真的假的?這才是民主深化的解決方法,最好大家都能在心裡面培養出心靈抗體。
唐鳳希望政府處理假訊息時不能踩到言論自由的紅線,國內學者說,唐鳳是保守的無政府主義者,發言符合她的風格,並不令人意外,重點是蔡政府是否接納唐鳳的主張。唐鳳本來就是主張媒體自律,政府的干預能少就少,她的風格向來如此,會強調言論自由的紅線不能被踩到並不意外,但這樣的說法和蔡政府是否有出入或不合,要由蔡政府自己判斷,內閣請來一位另類的政委,究竟容忍度如何?但她相信唐鳳會堅持表述自己的理念。
唐鳳認為新聞工作者只要手中有一定的證據,屬於合理懷疑範圍,政府就不能認定相關揣測是假新聞。學者說,美國第三任總統傑佛遜曾說過,如果要在報紙、政府做選擇,他寧可要報紙,不要政府。這個評述可能跟唐鳳的理念接近,並不悖離社會的認知,主要是合乎尊重個人自由,建立獨立自主、自律的理論思想。
尤其在新聞專業立場來看,現在原有的法規已經足夠,完全不需要因為管制假新聞而立法,因為假新聞沒有辦法定義,這個問題也沒法解決,根本不用談後續的立法問題。唐鳳若能透過各種不同場合表達處這樣的論述,或是唐的論述被通傳會委員呼應,未來在考慮管制假訊息時,這種保障言論自由的聲音就有可能被放大,進而影響政府的決策,重點就要看有沒有人替唐鳳讚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