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10 月 28th, 2020

社論 韓流自成氣候 毋須與國民黨過於密合

社論

國民黨11日六都市長候選人合體造勢,韓國瑜當天要參加高雄當地反空汙遊行,表示不便參加,活動六缺一變成五都造勢活動,以目前韓國瑜超強的韓流之威,少掉他參與,效果不止腰斬,簡直打了九折以上。韓國瑜不參加理由名正言順,但箇中原因卻頗多解讀。
11日離選舉只剩不12天,國民黨啟動大陣仗要六都市長候選人會師,說來是勞師動眾,最大目的是藉著韓流營造藍營整體士氣,拉抬選情,但韓國瑜卻臨陣抽腿,讓國民黨的如意算盤糊成一團。韓國瑜缺陣,參與空汙大遊行是說詞,其實是跟國民黨保持等距,另外有一說是他欠柯P的情,不願讓韓流幫國民黨的丁守中拉抬聲勢,此說好像將韓國瑜說成有情有義,但內情應該是不在選戰最後關頭讓韓粉跟柯粉對撞,以免影響韓國瑜的空戰優勢。
韓國瑜的崛起是靠民生經濟牌,他一路走來都喊著要讓高雄賺錢再賺錢,從來沒有在環保議題上有過明顯表態,唯一的一次是在媒體跟北漂青年對談,有反空汙的環團青年要他對環保與經濟選擇問題表態,韓國瑜仍堅持要先讓資金進入高雄,讓高雄富起來,才能談其次,但最後鬆口說資金進來的前提是不能製造環境汙染。這是他的基本態度,拚經濟,對環境汙染問題能避談則儘量不談。
因此他以參與反空汙遊行為由不參與該黨六都大會師,未免有些突兀。最主要理由是韓流旋風起源地大高雄原本是綠營鐵塊區,韓國瑜是非典藍營人士,而且他很聰明營造國民黨棄將的形象(赤手空拳、國民黨連一碗魯肉飯都不給),因此讓許多高雄綠色市民放掉戒心逐漸接納他,藍營支持者更悶了2、30年盼到一個帶給他們翻轉機會領頭羊,他主打的拚經濟賺大錢訴求迅速擄獲大高雄民心,因此造就他打破藍綠的超狂氣勢。
在此背景下,他不能也不願跟國民黨貼得太緊,自有其現實考量。至於說他挺柯棄丁,與其說他欠柯P之情,情義相挺,不如說是在空戰上不願和柯粉對撞,以免兩敗俱傷影響選情。韓國瑜到北農當總經理是郝龍斌市長任內,要說恩人應該是前雲林縣長張榮味,是張系的農會系統推荐,加上當時北農的後台農委會、北市府都是國民黨陣營,韓國瑜就任順理成章。至於後來柯P繼續延任,民進黨雖已崛起,但蔡政權的黑手還在喬其他更大的利益區塊,尚未伸到北農,柯P需要他安定北農民心,鞏固市府態在北農的地位。
柯P要真對韓國瑜有情有義,以市府派和張榮味的農會系統結合,豈會容得一個二百伍的吳音寧取而代之?柯P終究捨棄韓國瑜,不過是和蔡政權利益交換,希望民進黨持續禮讓不提人選,完全是個人利益取向,以韓國瑜之歷練智慧,怎會不察?若因此段際遇說柯P對韓國瑜有知遇之恩,未免高估柯P人品,也低估大眾智慧。不過造就如今的韓流,除了當初在北市議會讓韓國瑜發揮驚人口才機智長才的王世堅,以及劣幣驅良幣、將韓國瑜幹掉的吳音寧外,「去韓」的幫兇柯P也應列入功臣之一。韓國瑜若以此理由挺丁棄柯,倒也說得過去。
不過韓國瑜不參與國民黨六都造勢,應是明智抉擇,韓流已逐漸形成選人不選黨情勢,韓國瑜大可無須太過跟國民黨合流,以免被冠以沆瀣一氣汙名。他如果拿下高雄,等於給急速墮落的民進黨當頭棒喝,也將間接造成腐敗的蔡政權走入淪亡末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