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0 月 23rd, 2020

導論 韓流效應 張郎

導論

韓國瑜參選高雄市長,不到半年不僅逆轉劣勢,甚至形成席捲九合一選舉的韓國瑜現象。這股強大的韓流,和韓國瑜不打負面選舉,努力在藍綠、族群、意識形態間力求軟平衡的作風,確有很大的關聯性。反觀民進黨卻一味訴諸反併吞、反介入、打假新聞、反兩岸交流,形成民進黨當家只會挾著行政資源搞硬對抗的負面觀感。民進黨不僅把這場選舉定位錯了,而且全黨猛打韓國瑜的紅黑黃,反不敵韓一句拚經濟。韓國瑜讓民進黨失去著力點,果真是柔能克剛。韓認為綠營忽略了人心的改變,其實,這股韓流正是蔡和民進黨造成的。
如今,韓流效應已外溢全台,帶領出民意新趨勢,韓只是簡單訴求要開大門讓貨出去、人進來,認為高雄又老又窮,但只要拿出自信,能接合本土,打造新經濟動能,創造新就業機會,就能解決又老又窮。韓更展現非典型國民黨的作風,跳脫意識型態束縛、平實親民、不迷信樁腳、不打負面選舉,訴求選人不選黨,抓經濟、去政爭、藍綠和解。韓流是用鮮明簡單的主張,突出和民進黨的不同,很快就掀起風潮,讓這場選舉變成民進黨的期中考。
對韓流效應,蔡政府的對策並不好,包括力阻韓流總動員?甚至說是境外匯款給韓國瑜,栽贓陸資當選無效?不斷指責最強菜販,韓和陳樹菊聯手做公益,民進黨也要酸言酸語等等。有人說,韓國瑜講的是經濟,陳其邁、陳菊講的是族群仇恨,仇恨能當飯吃嗎?民進黨高雄市執政廿年,高雄縣卅年,弄得大家一窮二白,欠債三千億,賣地五百多筆,氣爆、水淹過後留下地上五千個洞……至今沒有反省。陳菊在市長任內落跑去台北升官,居然把人都帶走,帶了十七個親信上台北,安插在各部門。現在很多觀光飯店想賣也賣不掉,再這樣下去,大家都得喝西北風了,民進黨做不好就下台,換人做做看,不行嗎?
六月間,韓國瑜要求辯論,陳其邁不答應,因為陳以為可以躺著當選。現在韓流來了,陳被說心慌了,但也只能逆境求生,決定這個月十九日要一對一辯論。很多學者說,韓國瑜過去的政見多較空泛、訴諸感情,並無具體意見,像是發展愛河愛情產業議題,如果韓持續打高空,就會減分。陳其邁似乎常訴諸傳統詞彙,諸如守護民主聖地之類,可能不會減分,也不會加分。但希望雙方多提更具體的政策意見,爭取選民認同,對於未來的辯論,我們只好等著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