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 10 月 22nd, 2021

导论 韩流效应 张郎

导论

韩国瑜参选高雄市长,不到半年不仅逆转劣势,甚至形成席卷九合一选举的韩国瑜现象。这股强大的韩流,和韩国瑜不打负面选举,努力在蓝绿、族群、意识形态间力求软平衡的作风,确有很大的关联性。反观民进党却一味诉诸反并吞、反介入、打假新闻、反两岸交流,形成民进党当家只会挟著行政资源搞硬对抗的负面观感。民进党不仅把这场选举定位错了,而且全党猛打韩国瑜的红黑黄,反不敌韩一句拼经济。韩国瑜让民进党失去着力点,果真是柔能克刚。韩认为绿营忽略了人心的改变,其实,这股韩流正是蔡和民进党造成的。
如今,韩流效应已外溢全台,带领出民意新趋势,韩只是简单诉求要开大门让货出去、人进来,认为高雄又老又穷,但只要拿出自信,能接合本土,打造新经济动能,创造新就业机会,就能解决又老又穷。韩更展现非典型国民党的作风,跳脱意识型态束缚、平实亲民、不迷信桩脚、不打负面选举,诉求选人不选党,抓经济、去政争、蓝绿和解。韩流是用鲜明简单的主张,突出和民进党的不同,很快就掀起风潮,让这场选举变成民进党的期中考。
对韩流效应,蔡政府的对策并不好,包括力阻韩流总动员?甚至说是境外汇款给韩国瑜,栽赃陆资当选无效?不断指责最强菜贩,韩和陈树菊联手做公益,民进党也要酸言酸语等等。有人说,韩国瑜讲的是经济,陈其迈、陈菊讲的是族群仇恨,仇恨能当饭吃吗?民进党高雄市执政廿年,高雄县卅年,弄得大家一穷二白,欠债三千亿,卖地五百多笔,气爆、水淹过后留下地上五千个洞……至今没有反省。陈菊在市长任内落跑去台北升官,居然把人都带走,带了十七个亲信上台北,安插在各部门。现在很多观光饭店想卖也卖不掉,再这样下去,大家都得喝西北风了,民进党做不好就下台,换人做做看,不行吗?
六月间,韩国瑜要求辩论,陈其迈不答应,因为陈以为可以躺着当选。现在韩流来了,陈被说心慌了,但也只能逆境求生,决定这个月十九日要一对一辩论。很多学者说,韩国瑜过去的政见多较空泛、诉诸感情,并无具体意见,像是发展爱河爱情产业议题,如果韩持续打高空,就会减分。陈其迈似乎常诉诸传统词汇,诸如守护民主圣地之类,可能不会减分,也不会加分。但希望双方多提更具体的政策意见,争取选民认同,对于未来的辩论,我们只好等著瞧了。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