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12 月 2nd, 2020

導論 川蔡期中考 洪谷

導論

美國期中大選川普輸掉眾議院,可說期中考不及格。美媒以「一如預期」來形容川普的挫敗,輿論一致認為是美國人民對川普施政不滿,才讓民主黨獲聯邦眾議院多數黨席次;而民主黨在睽違8年後奪回眾議院,並非選民對民主黨候選人的力挺,而是宣洩對共和黨的不滿。
這個情況跟正如火如荼進行中的台灣大選相當類似,尤其高雄選情更是此種情境的縮影。
台灣政權領導人蔡英文跟川普行徑也有頗多相通之處。川普粗暴言行以及恣意妄為在他掌握大權後已充分顯露。一人獨挑眾媒體,鄙視輿論的程度更讓舉世瞠目結舌。上任兩年多撕毀的國際協約可以堆滿整個垃圾桶。他的孤立主義在國際間樹敵無數,連長期最鐵的盟友歐盟都普遍對他缺乏好感;蔡英文則在對外上採鎖國政策,且因意識形態掛帥橫挑強臨,在外交上逐漸顯得孤立。
蔡英文雖然不若川普言行粗鄙,但鬥爭政敵的手段之狠,已達趕盡殺絕之境,這點川普應自嘆弗如。另蔡英文所開政見支票滿天飛,但幾乎全部跳票,相較之下川普說到做到,不管其內容如何,他還算不上是個騙子。
川普的激進性格與言辭造成美國社會嚴重對立分化,讓共和黨在期中大選中失利;蔡英文在台灣挑激出的政黨對立、族群仇恨,以及社會分裂,可說較川普嚴重百倍。因此在此次大選中,整個翻轉氛圍相當強烈。美國期中大選就是一面明鏡,台灣人民是否引以為鑑,24日可見分曉。
另兩人的政府都是更換閣員頻繁有若走馬燈,川普用人憑個人好惡,蔡英文則是酬庸為尚,且權益分贓況味甚濃,相較於川普的任性,又有些許差異。
此外川普公開跟媒體為敵,對於媒體的批判笑罵由之,但從未踩言論自由紅線,這點則跟蔡英文政府傾舉國之力控制媒體,還鬧出讓記者消失醜聞,甚至不惜動用國安情治體系要嚴抓「詆毀元首」言論,公然箝制言論自由,雙方可說大異其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