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論 落葉歸故土 不默生

導報觀點
導論

許桑起了個大早,今日太陽還沒有露臉的當兒,他就再也躺不住這身老骨頭,許桑瀏覽著自己的寓所,這間陪伴許桑不是很長歲月的居所,卻是他晚年住起來感覺比較舒適的地方
今天,他仍然要開著這部他生命中的「寶馬」,要去市區辦很多事,最重要的是:他準備回恆春一趟,那是他的故鄉,他出生在那裏,他的童年也是在故鄉度過;那兒,更是「落山風」的故鄉,每年十月到隔年四月,都會吹起呼呼的落山風,強勁的落山風給鄉民們帶來生活上的大不便,許桑童年時候便吃足落山風的苦頭,然而,落山風和故鄉恆春的民謠「思想枝」,卻在他和台灣囝仔同伴們,被日本徵召到菲律賓前線戰場時,在離開故鄉有一段距離的小島上,每當鄉愁湧起之際,每晚,許桑一定要擁著「落山風」呼呼的風聲入眠。
從他的「寶馬」行駛在故鄉的土地上,許桑內心自那一刻起便十分篤定,此刻,他感覺自己這個自小離鄉的遊子歸來了!
「家」已經沒有家了,許桑掌握方向盤,依憑自己童年時候,母親每年都會帶他和弟妹們掃墓的路徑記憶,來到祖墳的埋葬位置。
雜草叢生的祖墳墓地,許桑今天穿的是長袖襯衫,他捲起了衣袖,開始除去墳前雜草,也沒有多費力,只是長得比較高深的野草除一除,讓他能夠看清楚墓碑上的字,他仔細端詳著歷盡滄桑的墓碑,他靜靜思索著:若自己死後,子孫們會不會將他的骨灰罈送回祖墳來和祖先們一起安葬?人,死了就想到要「落葉歸根;魂歸故土」,不是嗎?許桑經常在書本中閱讀到這樣的句字,現在,他突然也有了這樣的想法,想想自己少小離家鮮少回鄉,百年以後能夠安詳從容地,和故鄉泥土化為一氣,何其愜意!
故鄉的一草一木仍然欣欣向榮茁長,許桑,這位已經81歲的故鄉遊子,回來故鄉拜別埋葬屍骨於斯土的祖先以及父母,臨別,許桑深深看一眼四周叢生的雜草,有一種荒涼,自許桑心中冉冉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