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 12 月 4th, 2020

一周评论 韩国瑜现象激发出台湾「最大党」 台湾翻转有望

一周评论

选举只剩12天,最近的焦点仍然在高雄市的选情上,韩风狂飙、韩流气旋上升之势更直冲云霄,正如韩国瑜自己形容的,这场选举全世界都在看。8日韩国瑜大旗山造势延续凤山的气势,群众簇拥的狂潮犹有过之,大高雄选情大势底定。
韩国瑜的活动,不管是本身的选举行程,或是帮其他候选人站台,他都是最受瞩目的焦点,在人潮中举步维艰进入会场登上台面,已经是千篇一律的场景,他不仅在网路空战的气势空前,在陆地实体的群众簇拥,更是历来选举所仅见。这正是民心思变的札实见证,年底选举的大翻转,已经势不可免。
在深绿铁板的高雄,韩国瑜尽量避开蓝绿对立话题,他揭开高雄又老又穷的真相,主打的诉求相当简单「人进来、货出去、赚大钱」,搭配北漂议题召唤高雄青年回乡,正中大部分高雄民心,因此在很短时间内就制造出势不可挡的韩流。最近若干所谓「绿得出油」的深绿地区,已经明显的出现翻转情势。日前他户籍所在地的林园,他沿街拜票所至之处民众都出面比出食指「一号」手势表态。9日国宝级布袋戏大师黄俊雄高市林园区广应庙义演挺韩国瑜,聚集了上万民众,对比三个多月前,韩国瑜和市议员候选人邱于轩两人到庙前参拜,两人合照,旁边无人的冷淡场面,简直天渊之别。
尽管韩国瑜避谈蓝绿,但外溢效应显然已经成就了蓝营气势,高雄市议员选情首当其冲。韩国瑜未成立竞选总部,因此他的能见度都出现在国民党市议员候选人的场子上,却一场比一场喧宾夺主,他一路上升的气旋也拉抬了蓝营市议员候选人的气势。在8日旗山造势场上,他更公开表示若当选市长,需要市议会的共同力量带领高雄往前冲,请群众支持他同阵营市议员候选人,充分发挥母鸡效益。
昨天他在政见发表会前还赶回他的岳家所在地云林,帮云林县长候选人张丽善所主办的为农渔民争权益造势大会站台,8日旗山的气势同样展现在云林这个场子。云林县选情张丽善一路苦苦追赶,韩国瑜多次回到云林帮忙造势让双方逐渐逼近,至张丽善辞去立委,他跟民进党的现任李进勇已打成五五波,昨天造势活动韩流的加持,等于一颗打破平衡的砝码。这是韩流外溢最实体的展示。
此次大选各地区各有其不同特性。南部绿营铁板已遭韩流狂潮瓦解,并且营造出当前「最大党」-「讨厌民进党」的特殊情境,影响所及,若干五五波地区绿营已经逐渐居下风,最明显的有先前韩国瑜亲临吴音宁大本营溪洲造势的彰化县、云林县、嘉义市,以及民进党现任市长林佳龙曾扬言可以赢20几万票的台中市,更遑论早已民调大幅领先的花妈老巢宜兰县。连始终不被看好的台北市,国民党的丁守中最新民调已也逼近柯P在不到3趴的误差范围内。
最大惊奇的是绿营超铁地区台南市,原本是举世公认民进党西瓜都可当选的铁块,最近蓝营的高思博已追近民进党的黄伟哲至相差不到五趴的情势。部分原因在绿营内部矛盾自初选以来的裂痕仍难弥补,但跟韩国瑜三山造势逐渐北移步步进逼应不无关系,至1114冈山大造势,已经跟台南一线之隔。韩国瑜跟高思博曾提出高南经济共同圈构想,韩国瑜外溢效应如果在台南大发酵从而翻转选情,将是台湾「最大党」功能发挥的极致。
民进党动用府院党警情司法等各路公权力企图力阻韩流,韩国瑜几乎成了民进党创党以来必欲除之而后快的最大公敌,正显示韩国瑜现象激发出台湾「最大党」,让民进党陷于危急困境。民进党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能否阻挡此趋势?24日人民的选票就可见分晓;前提是民进党愿意光明正大地接受人民的票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