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0 月 22nd, 2020

導論 老殘的初戀 不默生

導論

或許,生來即與港口有緣?少年時候,老殘隻身去到了離故鄉數百里外的雨港--基隆,當一名造船藝徒。那是一處多雨的港口,故稱「雨港」,一年365天約有270天,是下著濛濛細雨的天氣。猶記得,那時還是少年的老殘,初來乍到雨港生活頗為不慣,但,年輕老殘因為當時仍是「少年仔」,所以對異鄉都市的生活,總是好奇勝過一切。
雨港多雨的天氣,逼得不慣攜傘出門的少年老殘,必須隨傘在身,而在細雨紛飛的港口,少年老殘的浪漫情懷,多半來自濃濃鄉愁的催化,在細雨中撐傘漫步,成為少年老殘唯一的行吟雅趣,枯燥乏味的學藝生涯,不能消彌少年老殘滿心追求知識的欲望,當時的他不但多愁善感,同時內心也充滿無限想望。
有一段很長時日,他喜愛獨自一人,跑到和平島「皇帝殿」山洞中,坐著望海、沉思;然後多半時候是想望未來。看著眼前茫茫大海;看著遠方進出基隆港口的艦艇船隻,那點點船影,少年老殘,整個腦海呈現的是:少年的身影隨著船隻,飄洋過海到新大陸;少年夢緊緊擁抱著海洋,那是老殘在雨港生活時的「初心」,這初心,盤踞在少年老殘心頭,一段相當久遠的時日。
直到那年,那年夏天的某個傍晚,他,在港邊碼頭邂逅了少女麗華。伊清純的容貌深深打動他少年的心,斯時,他正處於「失戀」狀態,他的初戀情人正與他結束了長達四年的戀情,那是他自以為是的「初戀」啦!不過,他是真正真心地看待那一段感情。
猶然帶著一顆受傷心情的他,澀澀地啟齒與少女談話,他小心翼翼深怕自己的魯莽嚇著了伊。後來,知曉了伊叫「麗華」,在雨港某家私人診所當護士。正巧,他的前女友也是「白衣天使」,難不成自己天生與護士有緣?他想。
溫婉多情的麗華,那段時日陪伴著少年老殘,使得心靈剛剛受過折騰的他,心靈因而有了一段美好的寄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