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 11 月 25th, 2020

绿营天王仍领风骚 蓝营韩流时代将临


 
今年九合一大选,最大惊奇是韩流冲激出全台最大党「讨厌民进党」,民进党选情到处告急,党主席蔡英文成了众矢之的,选后执政党的权力斗争势必加剧;同时始终不长进的国民党,也因韩国瑜的鹊起,整个体质的大幅改变也可预期。
年底大选原本应是蔡英文的期中考,但在该党成为全民讨厌的「最大党」后,蔡英文已经提前死当,原本2020是应该是蔡英文的期末考,但蔡英文提前在此次大选当掉,她大有可能失去2020的「应试」资格,因此年底选战严格说来已经是她的期末考。
选战目前进入最后的冲刺期。最让民进党震撼的大高雄选情,在韩国瑜三山造势以及超级黄金周末的盛会后,整个翻转气势已不可逆。日前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对花妈陈菊的人身攻击,虽激发绿营敌忾同仇,但韩国瑜在第一时间的切割处理,已经让选情的影响降至最低。更何况高雄的选战早已形成民心思变对抗民进党永续执政的对决,纵使吴敦义不愚蠢地扯韩国瑜后腿,绿营在最后的冲刺关头还是会集体归队。吴敦义对花妈的人身攻击,对高雄选情只是激起火花的一段小插曲而已。
翻转气势不仅可能让民进党在政治版图上大幅沦失,也将连动民进党在选后权力的重新洗牌。蔡英文的主席地位可能岌岌不保,该党将提前陷入权力斗争的刀光剑影中,过程的血腥淋漓似可预见。后蔡英文时代谁能取而代之,将攸关该党前途,甚至影响台湾未来。
目前台面上的绿营大将包括一字并肩王花妈,一度声势凌驾蔡英文的阁揆赖清德,两人都有可能因大高雄的翻转而陪葬。民进党成为「最大党」,新潮流系在蔡英文当道后翻云覆雨、挟派系以令天子的嚣张霸道,从该系两大头领花妈的一字并肩王地位,以及赖清德当上阁揆后,在诸多权责号令上越俎代庖架空蔡英文职权,即可窥知大端。民进党成为全民讨厌最大党,新潮新则是全台最让人厌恶的最大派。
新潮流挟持蔡英文的结果,将使该系两大头头陈菊赖清德因年底选战的败战,而跟蔡英文玉石俱焚。
蔡赖都属民进党的中生代。但这次选举,已经进入老年期的诸天王,除了对民进党失去党魂感到失望逐渐淡出的吕秀莲外,包括参选新北的苏贞昌、在辅选中相当活跃的游锡堃、谢长廷,甚至带罪之身保外就医的阿扁,不仅还在政治舞台上踢腾活跃,且气焰更甚,呈现一片天王复辟的诡异气氛。该党若在选后转型出这股逆流,则将彻底跟国民党易位,逐渐走向夕阳期。
国民党是否在韩流崛起后开启新的韩国瑜时代?目前言之过早。有人说韩国瑜将直指总统大位,这是过度臆测。年底大选后韩国瑜将面临两个困局,一是他若当选,翻转大高雄的严苛挑战剑及履及,市民对他的期望越高,他的压力也越重。市民对他拼经济绩效可以给时间,但他的「人进得来、产品出得去、高雄赚大钱」主诉求则必须在最短时间内兑现,否则他的施政将遭掣肘扯腿、寸步难行。此外,他若落选,韩流是否如潮起潮落般迅速消退,也是一大考验。
大高雄韩国瑜情势看好,也惟其如此,他更不可能染指2020大位,以他的为人作风,当上市长,必定会尽力兑现对大高雄市民承诺,绝无可能半途落跑。但无论如何,2020国民党大有机会,他如果当选后魅力依旧加上交出好政绩,仍是举足轻重的政治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