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10 月 21st, 2020

社論 堅持愛與包容 韓國瑜不告鄭弘儀

社論。

高雄市長選舉是今年選舉的奇觀,大批熱情支持者湧入韓國瑜的競選大會,高唱戰歌,無論他們如何自我節制,一股群眾怒火瞬間點燃,燒向全台,勢不可擋。這已不是一般的選舉場面,而是帶著人民起義的性質,為什麼短短兩年多蔡政府就走到這種地步?此外,韓國瑜本來要告名嘴鄭弘儀,因堅持愛與包容訴求、追求民主價值,在按鈴的最後一刻決定不告了,網友總為這是一箭雙鵰是高招,對韓的選情應有加分的效果。
鄭弘儀幫陳其邁站台時,指控韓若當選搞不好會被韓賣掉,而且假借張雅琴名義散播韓國瑜曾在北京大學光華學院讀書,是中共刻意培養的台灣接班人等不實消息的幕後黑手按鈴提告。但韓國瑜前天赴北檢門口,卻遲遲未按申告鈴,韓說雖在選舉中遭抹黑、抹紅,讓他和家人深受傷害,後來看到韓國瑜不提告訴,藍營支持者認為這才是市長的大器風範。
鄭弘儀為陳其邁在旗山造勢站台,也曾批韓國瑜過去在黃復興黨部的深藍色彩,同時炮轟馬英九露出馬腳,原主張不統、不獨、不武,改口宣稱不排除統一,因此鄭說,韓如果凍蒜,搞不好我們會被韓賣掉。韓國瑜在臉書開深夜直播怒嗆,說是瘋了,這就是抹紅,說高雄是民主聖地,不能讓韓國瑜當選,民進黨這套論點幾十年來沒變,全台廿二縣市都是民主聖地,都不能輸?執政都不用心,怎麼搞、怎麼吃都可以?那民進黨變萬年政黨好了。
韓國瑜認為告了,就違背了初衷。韓國瑜律師也找了,訴狀也寫好了,坦承經過一番掙扎,但韓覺得這場選舉可以為台灣民主政治寫下典範,不必每次選舉都選到劍拔弩張。韓經過一番天人交戰,因他呼籲進行一場乾淨陽光的選舉,拜託大家體認到高雄價值是包容與愛,但選舉過程,他還是面臨很多抹黑、造謠、謠言,讓個人和家庭受到很大傷害。最近還有綠委還在說他是菜蟲、黑道,控制菜價,北檢都簽結了還在講,鄭弘儀說他當選會賣台、還有人說他當選後會讓統促黨白狼當副市長、高雄會掛滿五星旗,這些說法都造成他心裡非常大的憤怒。
韓國瑜認為一直希望包容與愛,怎麼到最後都走向抹黑?這不是他追求的台灣民主價值,參選事小,民主價值為大,但每次選舉都發生這種事?值得民眾思考。韓說告和不告內心很掙扎,既然已說了包容,為什麼要提出法律告訴?而且這是公訴罪,韓真的不想把選戰打成這樣,如果一旦提告,就扭曲他所堅持的包容與愛的價值,還有三天就要投票了,整個高雄市或台灣民主政治要怎麼走?他只是希望追求一場乾淨的選舉,大家都愛護台灣民主,才提出包容與愛,一旦按鈴申告後,感覺自己前後矛盾,所以心裡非常掙扎。
台灣有選舉以來,奧步好像揮之不去,早年賄選風氣盛行,是國民黨威權政府奧步,資源弱勢的黨外要贏得體制內的勝利,必須絞盡腦汁。於是,從黨外到組黨,一次次突破國民黨的選舉屏障,終至達成政黨輪替取得政權。但對抗威權時代賄選歪風的奧步,卻是用攻訐、指責、謾罵、誣衊的另一種奧步,至此,奧步也成為勝選的不二法則。
台灣民主政治已走到第三次政黨輪替,理應更加成熟理性,但藍綠兩大陣營都曾有過不堪、備受質疑的過往,讓奧步在每回選舉裡都有戲分。韓國瑜堅持口不出惡言,要為台灣民主政治打一場可做為典範選舉,選戰至今都不曾訴諸司法捍衛自身權益的韓國瑜都動搖了,直到按鈴申告前那一刻,才停下腳步重拾初心。
韓國瑜用愛與包容,高高舉起、輕輕放下,真能感動早已因選舉炒作而不理性的激情盲從選民?辯論時韓陳用擁抱告訴彼此支持者,選舉可以不必那麼肅殺,選舉可以是歡樂的,但選前之夜落幕那一刻起,希望被撩撥到沸騰翻攪不止的焦慮感,真會趨於冷靜,選民在投票前應該冷靜深思愛與包容,用手中神聖選票唾棄奧步,共同為民主政治寫下新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