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10 月 24th, 2020

導論 錯亂的年代 不默生

導論

我,一介退役老兵,選擇了全市一座最高鐵塔,在這秋高氣爽的11月天,城市正熱鬧的在進行四年一度的選舉大事。我,選擇此時登上鐵塔,進行我的壯舉。
我跨上鐵塔第一階的左腳,像極了阿姆斯壯踏上月球的第一腳,我私心裡覺得這一腳是多麼的沉重,同時也有一種任重道遠的責任感,在我心頭像鉛塊一般壓下。我要征服鐵塔,只是一個較為虛無縹緲的大主題,登上鐵塔之後,那種「登泰山而小天下」的快感,恐怕非親身體驗的人所能領悟的。然後,在爬上最頂端的那一階時,我要以「君臨天下」的姿態,向廣大的天下蒼生致意。
然後,跪向蒼天(因為這兒離天堂最近),代表無數子民的心願,祈求上蒼以憐憫、同情、關顧的胸懷,讓世界得以永遠祥和,永遠可愛,永遠不得有爭戰,讓天下享有真正的和平。以往由於沒有人肯出來做這件事,所以老天一直不得與黎明百姓們溝通。如今,好了,有我這個糟老頭出面了,我只是犧牲了小小的自我而已,但我的使命是多麼的偉大啊!
想著如此偉大、神聖、清高的任務,我的腳程竟不覺間輕快了起來,我竟覺得真個身驅沒有半點負荷,輕飄飄的身子真好像在太空漫步哩。
離開地面越遠,越想回頭看看我來自的那個世界,到底在我腳底下是長成一付什麼模樣,可是;只要稍稍回頭轉頭,逐漸在我腳底下變小的人物、景象,竟變得幌盪不安,可能是高度的關係,這種回頭往下望的動作,使得我整個人產生暈眩的感覺,氣血也因此而住上浮衝,這時候我就不得不停下來稍事你憩一會兒,待一切都平靜了,再繼續往上攀爬,我爬行的姿勢恐怕是最優美的吧。
雖然在地面上的人往上望時,可能會看見我的軀體像一隻爬蟲那般往上蠕動,人們勢必看不到我的手足,而我總認為能夠擁有如此優美的姿態的人,恐怕是世界上最為幸福的人兒罷。
我的壯舉,似乎被地上那些想要「救我的」人們亂了套,我不得不回到了地面,我馬不停蹄地被送進本市的「凱旋醫院」,那一年正好是1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