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二月 19th, 2019

【平潭專刊】馬腿村中尋「馬跡」 幸福洋邊話幸福

奇石有的像馬、有的如牧童

位於山川蒼碧,水汽氤氳之地,盤踞在麒麟雄厚的脊背之上,曾是幸福洋中孤懸海上的一顆明珠,它就是充滿神奇傳說的馬腿村。馬腿村隸屬於蘆洋鄉,是其下轄的一個行政村。它地處平潭西側,毗鄰幸福洋吹沙地,從地圖上看,就像是在海壇島這只「麒麟」的背部。
幸福洋有「麒麟馱寶」的美譽,而馬腿村也憑藉著特殊的地理位置,成為了備受關注的小漁村。這個擁有三百多年歷史的村落,在時間的交迭中,依舊保持著古樸悠然的特色,百年歲月流過,也難掩蓋其溫潤柔和的光芒。
今天,我們撥開歷史的塵埃,聆聽村落的輕吟,一起去馬腿村探訪這塊佳境寶地……

碼頭停泊很多艘漁船

一匹神馬 靈動傳說繪村韻
探訪馬腿村是一年前就有的念頭,因對村名頗感興趣,總覺得藏有故事。13日,終於在馬腿村村委會副主任林高和的帶領下,走進了這座富有神秘感的村莊。
記者一行四人驅車從城區出發,約20多分鐘的車程便抵達馬腿村。入村的主道是一條筆直的海堤,兩側是綠意盎然的木麻黃林。多樹、遠海,這是馬腿村給我們的最初印象。
為何以「馬腿」來命名村子呢?林高和介紹,這源於啞巴皇帝的傳說。相傳,古時有個啞童,自幼喜歡剪紙人、紙馬,自己則裝作帶兵出征的皇帝的模樣,所以人們稱他為「啞巴皇帝」。有一天,蓬萊大仙雲遊此地,送給啞童三張仙紙,叫他剪成房屋、糧倉、衣服,往後就不愁住、吃、穿了。但他看到皇帝昏庸,百姓受苦,就把仙紙剪成士兵、戰馬、刀箭等,刺殺皇帝。事情敗露後,皇帝派千軍萬馬前來捉拿啞童。啞童趕緊撒出紙人紙馬應戰,但卻全軍覆沒。他與相依為命的嫂嫂乘石船逃跑,途中石船沉入海中,形成了如今的石牌洋,而其中的一匹戰馬倉皇逃跑化成了馬腿村。
「我們村子的形狀像一匹馬,村裡有一座山就像是馬的頭,以前山上還立著一塊巨石,我們稱作『馬奴』,從遠處看像是牽著馬的人。」林高和說,「這塊巨石歷經風雨捶打都屹立不倒,卻在風和日麗的一天突然滾落。那時候我還小,在家中只聽見一陣巨大的轟鳴聲,大家才知道原來是『馬奴』倒了,我們都覺得很神奇。」
其實,這匹馬還有另一個傳說,相傳以前這匹馬有靈性,其靈魂經常變成雲團,飛到莆田去吃稻穀,後來當地人就想了個辦法,在馬的脖子處建一座灰窯,用火將馬燒死,從此這匹馬就安定地落在了馬腿村中。

幸福林海

一片林海 幸福佳境覽盛景
因為我們的到來,來往村民都覺得稀奇,紛紛笑臉相迎,給人一種樸實敦厚的感覺。在記者採訪期間,不少當地村民直言:馬腿村是個有福氣之地。
原來,村民們曾在村中的一處山頭重修寺廟時,挖出了一塊神似馬頭的奇石,這塊奇石像是兩匹馬齊頭並進,一氣呵成。在村民的眼中,這塊石頭貼合著「馬腿村」的意義,正是一種福氣的象徵,便通過後期的拼接雕琢,形成一公一母的駿馬,供奉起來。
這一個有故事的地方,也是一處有美景的村落。馬腿村的美,美在淳樸,美在真實,美在不加粉飾,享受著得天獨厚的自然滋養。在這裡,有一望無垠的大海,有萬里平川的世界,有叢林浩瀚的幸福洋,彷彿天地都被囊括在了這方圓之間。若是想要觀光旅遊,登高望遠,馬腿村是個不錯的選擇。

村民在摘取自家種植的火龍果

作為毗鄰幸福洋的一處佳境,馬腿村擁有獨特的視覺景色。登上村中的觀景台,壯闊景色盡收眼底。從西側望去,海上可見筆直矗立的石牌洋,北側一公里有餘之處是無人駕駛基地,東南方則是浩瀚林海。
修長的堤壩圍出萬畝的木麻黃林,蒼勁的叢林組成一片片「綠色海洋」。林海再遠些,還可以看到新城的樣貌,遠近之景相映成趣,成了馬腿村一道靚麗的風景線。「以前沒有木麻黃林的時候,一遇上六級大風,就會漫天飛沙,給村民生產生活帶來不便,現在村前有了一大片林海,幫我們擋住了很多風沙,而且自然環境也改善了很多,現在經常有飛鳥遷徙停靠在我們村裡。」林高和感慨道。

村裡廟宇

一句俗語 滄海桑田話變遷
「馬上山,鱟下水,蘆居萬戶。」這是馬腿村常流行的一句俗語,根據林高和的解釋,意思是馬腿會與陸地相連,鱟母沙會形成積水,蘆洋會居住上萬戶人,而在1979年「馬上山」得以實現了。
馬腿村在過去僅是一個島嶼,坐落在幸福洋中,任憑海風飄零。據族譜考證,馬腿村擁有300多年歷史,在清朝康熙二十一年(1684年),福清蓮峰有兩個林氏兄弟外出討小海,落腳在這個島上,他們看這個地方像極了一匹駿馬,就舉家搬遷到馬腿村開荒種地,繁衍生息。
在這個島村,搖櫓小舟便是代步的工具了。「江上往來人,但愛鱸魚美。君看一葉舟,出沒風波裡」即為馬腿村的真實寫照。林高和說:「以前一到退潮,村前會出現一整片沙灘,村民趁這時候步行去城關。回來如果遇上漲潮,因為還沒有通信工具,大家就會在岸邊點上一團火,村裡的人看到對岸冒著煙火便知道有人要回來,就會開船接他們回來。」
交通不便,信息滯後,阻隔了村子與外界的聯繫,若非是要緊事或是補給生活物資,當地人也很少出島。「我們村基本都是靠海為生,但就因為交通問題,村民們討小海的海鮮沒辦法及時拿到城區售賣,所以基本自給自足。」林高和說。
直到1979年,為開發利用淺海灘涂,發展漁農業,平潭啟動幸福洋圍墾工程,這也給馬腿村村民帶來了福音。隨著堤壩的接通,馬腿村一改往日的面貌,成為車輪可及之地,不僅方便了村民,也讓更多人得以一睹這座古樸漁村的芳容。
行走在村中幽幽古道間,感受斑駁歲月的痕跡,不得不驚歎,曾經的滄海如今已成桑田,而馬腿村這樽酒也在歷史的釀造下,愈加香醇。

村居小道

一棟石厝 漁家風情醉遊人
作為傳統的海邊漁村,馬腿村不僅保留著原生態的生活方式,也沉澱了濃厚淳樸的漁家風情。在林高和的帶領下,一行人行走在環形村道間,一側是青磚黛瓦的石厝群,另一側是波瀾壯闊的大海,讓人油然而生「潮平兩岸闊,風正一帆懸」的意境。
穿梭在村落間,古巷悠遠、雞犬相聞,自然景觀與人文風情相互掩映,散發出獨特的魅力。村中的石厝群是沿著一處小山體層級而上,鱗次櫛比,錯落有致。看格局,這些大大小小的石厝群,無不體現了海洋文化;看細節,從海中取材,青石鋪村道,石板上還保留著許多海蠣殼痕跡,漁家風情讓人沉醉。

漁民在修補漁船

尋至村南的一處古厝,整棟古厝已荒廢多年,被繁茂的爬山虎籐蔓緊緊覆蓋,透出神秘而悠遠的年代感。據林高和介紹,這棟古厝已逾百年,如今只剩斷垣殘壁,但在這片殘破的空間之內,一塊塊就地取材依形而砌的石頭,依舊可以清晰地看出被海沙打磨過的圓潤感。
「我們村子海域面積有三萬多畝,灘涂面積700多畝,村裡主營漁業和養殖業,包括花蛤、海蠣、討小海等。」林高和說,「村裡常住人口600多人,養殖輔助船有200多艘,這些船隻每年會有3個月左右在本村養殖海域和福清一帶海域『洗花蛤苗』。」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大海是馬腿村賴以生存的自然資源。數百年來,村民們守著討海的手藝,讓村中漁業、養殖業在時代的進程中得以發展。停駐於村前漁港看到,這裡停靠著數以百計的漁船,那一艘艘鮮亮的藍色漁船,寄托著村民生活的希望……
記者 陳小歡/文 念望舒/攝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