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11 月 30th, 2020

導論 老殘思想 不默生

導論

對已經參與過許多大小選戰經驗的老殘來說,2018年底的地方首長九合一選舉,老殘感觸特別深刻,在洗腎室裡由於大多數是老弱病人,沒有人還有餘力閒情去談選舉政治;洗腎室的護理士們,更有忙不完的日常工作等著她們,在這個場域裡對選舉的話題是冷漠的。
老殘也不興喜與病友們談論選舉政治的事宜,老殘默默地看著眼皮下晃動的病友,每個人皆有其不一樣的特色。但,唯一的共同點是:身體被病魔束縛,餘生之中,有多少時間要躺臥病床接受治療,何時治療停止?也就是他們生命停止的時刻。那一刻的到來是殘忍的;也是痛苦的解放,這一生的病痛就此完全解脫了,老殘的命運就是如此「懸著」。老殘生來的個性喜好打抱不平吧?據說這也是成為一個作家的基本條件。
有時候;有些事情,老殘覺得不得不講,實在不是他喜歡這樣,實在是這個社會上「姑息養奸」的人以及事太多的緣故。因此,而害到整個社會風氣在敗壞、退化,再往下走,使得咱們的後代失去社會競爭力,這並非下一代的錯,而是上一代的貪婪,使得社會資源被消耗殆盡。
台灣人的優質本性,來自於先住民的堅韌精神,台灣,是一個多元融入的民族,不屬於任何一個單一的「任何族群」。所以,稍有台灣先民精神的台灣人種,屬於具備台灣特有強韌性格的堅毅型,謂之真正台灣人。台灣古稱「大原」,幾經外來政權殖民統治之後,具備了獨特的住民性格。
老殘沒有多大的學問;也不想具備多麼精密的腦袋,他不懂政治是什麼碗糕?他只知道存在於自身生存的年代,以及身處的居所。
任何人、任何時代,都有可能背叛你;「天賦地權」是老殘的信念,任何人誰也不能用權力以及金錢,侵占天賦與人的地權。所以,老殘不主張「土地被富人操弄」,使得人們失去「安居樂業」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