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論 世間阿堵物 不默生

0
3
導論。

沒有洗腎的日子,感覺悠遊自在許多,可以免於躺臥病床1/4H,雖然,那在老殘來說已經不是一件痛苦的事。
可以愜意生活的日子不知幾何?老殘不是一個軟弱的人,尤其到了這把年紀,老殘看得開的程度比任何人都寬廣,從年輕時候「活跳跳」時即如此,歷經人生的狂風暴雨及溫柔婉約,他的個性引領著他的人生,時而匍匐前進;時而逆風浪,累時他回首望向來時路,一路挺過來的結果,風平浪靜之時:有訕笑;也有掌聲,他皆一一笑納了,人生路上百千奇,有笑淚也;也有苦樂。
支持老殘活下去的理由:很簡單,就是想看到今日的花,結成明日的果。她的思想是正面的;多元的,他沒有能力去引導別人,但,總希冀自己的文字能改變他人的思緒。而,他忘記現代人是不閱讀文字,只想用影音來麻醉自己。也許,這樣對一個人的生活來說比較單純,不用那麼複雜。
也許這是老殘長久以來沉浸在文字迷障中的結果?但,脫離了文字,他還能做什麼呢?文字的書寫,已經是他長久以來的心靈倚靠,這是上天賦予他的任務吧?可能,到了死前一刻,他還是不願承認自己的「錯誤選擇」吧!他有時會捫心自問:我是不是很悲哀?
在悲愁的時日,他以文字來療癒自己的心靈創傷,除此別無他法,他堅信「文學是人性最後的屏障」,其他,只是人類自設的迷惘。人,會迷失在萬物所設的迷障裡,可,文學卻是指引人類往前的那盞「明燈」。
可惜,今世的人類,在人生迷失了方向之後,沒有人會「迷信文學」了,人類,相信那能使人迷失的「阿堵物」(金錢),世上再也沒有一顆澄淨的「文學心靈」,可議淨化混濁的亂流。
然,這是一個沒有「阿堵物」,便無法生存的世代。只是,心靈上的「糧草」,是否也該平衡一下?現代人似乎過分追求金錢的滿足,而出賣了自己的靈魂。但,整體社會風氣使然,並沒有人會指責「價值觀」被偏差認定。於是,社會氣質因「價值觀」的殊異,而改變得失去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