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鼎專刊】古道茶亭「鐫刻」百年文化印跡

0
7
市民品茶福鼎白茶
沙埕台峰亭

「藍家亭、青山嶺亭、海尾渡亭……」一個個或陌生或熟悉的茶亭名出現在桐江溪畔,64個茶席一一陳列江堤之上,每個茶席都對應一座茶亭,由茶客各自設計,在此基礎上,茶席對應的茶亭宣傳板上,太姥詩社社員各自賦詩一首,書法家協會會員題寫,一字排列,充滿了藝術品味。
今年11月,福鼎桐山溪畔舉辦了一場名為「桐江流韻·茶亭雅集」的活動,恰逢週末,江濱之上,文人雅士雲集,婦孺老少人湧如潮。自幼旅居東北的我,拍攝相片之餘,還上了一節生動的家鄉「文化課」。
福鼎自古茶產業興盛,又地處閩浙邊境,貿易繁榮,往來商旅不斷。境內山地、丘陵占總面積的80%以上。崇山峻嶺之中,攀山古道四通八達,俯瞰之下宛若條條巨龍。而巨龍身上,又星星點點地散佈著大量茶亭,以便旅人在跋山涉水的途中休息。
茶亭與古道共生,於古道旁供旅人歇腳,兼以施茶。旅人一杯清茶下肚,暢快心腑。與茶結緣,是福鼎這方水土上最真實的寫照,而茶亭,更是福鼎這數百年來茶產業發展遺留下的一塊真實印記。據不完全統計,目前福鼎全域內已發現的茶亭數量多達上百座,但因年久失修,多數已荒廢多年。但是,茶亭早已積澱形成具有豐富內涵的茶亭文化,是我們瞭解福鼎社會發展歷程、認知地方特色、形成地方性知識的寶貴資源。
近年來,由黃河先生發起,組織民間各界人士參與的「茶亭文化」團隊,自發開展了一系列的茶亭及茶亭文化的搶救性發掘和保護工作,為茶亭文化的保護和弘揚茶文化貢獻了巨大力量。

「桐江流韻·茶亭雅集」活動現場
孟秋茶會
孟秋茶會

「惠」人不倦 資以養亭
「在山野鄉間尋找茶亭,經常要向附近村民問路,最常見的反應是:你們為什麼要找那個?村民大約只是熱心之餘,隨口一問,並不太追究答案。老一輩的村民,大多不知何為茶亭。但要說半嶺亭或過路亭,便恍然大悟。在鄉野民間世世代代的認知裡,茶亭從來都是因實用而存在,簡言之,便是翻山越嶺之際過路歇腳。」黃河先生說。
或蜿蜒盤山的古道上、或依山傍水的橋頭、或毗鄰渡口的岸邊,為供過往行人停駐歇腳,茶亭應運而生。福鼎的茶亭不僅供人休憩,擋風避雨,還一律免費施茶。這些茶亭大都是由民間捐建,或是個人,或是家族,或是附近村落鄉民集資,是一種傳統的公益之舉。茶亭建成之後,還要考慮長期維持。除不定期的維修保護外,還有日常的看管打理,尤其是長年累月的茶水供應,這些都是擺在每座茶亭面前最現實的問題。有些家族會在捐亭之餘,指派族人守亭,並將日常的人員、茶水等開銷列入宗族費用。更多的情況,是另捐田地,以穩定的田租收入長期維持茶亭運作,即「捐田養亭」。
「惠」人不倦,這種涓流般的淳樸良善,隨行旅接踵傳遞而遠播四方。福鼎人樂善好施,建橋、修亭常以忠義標榜,這在《福鼎縣志·義行傳》中多有記載,如朱歲金、夏勳、鄭學卿、王道恆等文人、商賈都有過捐資建亭的義舉。可以說,福鼎的茶亭凝結著桐鄉最樸實的鄉土文化,承載了桐鄉人急公好義的淳樸民風。
結構各異 古樸茶亭

吳家溪亭的修復告竣揭碑儀式

「茶亭的構造,其外總是敦厚簡樸,其內則精美而實用。用料也往往就地取材,伐石木,燒磚瓦,更揉注以先民的智慧與虔誠。每當我找到一座茶亭,都會先靜靜地注目良久,感覺是在面對一尊來自遙遠年代的圖騰。」黃河先生有感而發。
據他介紹,福鼎境內的茶亭,林林總總,樣式各有不同。歸納起來,基本可分為四大類:雙拱門式、敞牆式、石結構式以及廊橋式。雙拱門式在茶亭最常見,尤其在主官道及人流較高的古道上。其最明顯的特徵是前後各有一個拱門,通常亭內兩側各有四對立柱,道路從亭中貫穿而過,側面開窗,上鋪瓦,單脊雙坡,四壁一般礎座壘石。牆體疊磚,壘石往往較高,底寬厚,呈梯形向上收縮;敞牆式茶亭比較簡陋,用料及工藝方面往往也比較粗糙,常見於管陽、疊石、貫嶺一些相對荒僻的古道。這種亭都是建在道旁而非騎跨,三面立牆,向路一面敞開,無門無窗。瓦頂一般雙坡,也有更簡易的單坡。亭內開闊,但空間一般都不大,立柱也不成對;石結構式分佈在店下、沙埕沿海一帶。石結構亭的頂部一般比較平緩,用條石對搭排列,有的甚至直接平鋪。外觀造型類似雙拱門式,但規模一般會小一圈,牆面純壘石不疊磚,亭內立柱橫樑也全都是石料,整體敦實厚重;而廊橋式常見於在南方古建築中,橫跨於溪流之上,兼具橋和亭的功能。在一些離村莊較遠,跨度較小的廊橋,其內部構造與雙拱門式茶亭一樣,也有標準的四對立柱,同樣供神施茶,故也可歸為茶亭。

管陽乘涼亭

天賦情懷 重訪茶亭
當方便快捷的省市(縣)等各級公路全面建設貫通全域,當以往的徒步攀山涉嶺早已換作四輪驅動時,在這鳥槍換炮的時代裡,散落在山間的古道早已失去原有的使用價值,也漸漸被人所遺忘。茶亭,要麼被荒廢,要麼被推掘,一切恍如春夢百年,乍醒時,當初光景已不在,難不叫人慨歎一聲「滄海桑田」。
「相較於先民,我們身處的現代社會堪稱富足。然而,我們在精神層面卻相應匱乏,遑論那些早已高掛如傳說的優雅與曠達,便只是山野茶亭間曾經尋常演繹的樸素友好,也日漸遙遠成一種記憶。而這些,本是我們血脈裡延續千年的固有基因。」黃河先生說。在車水馬龍的鋼鐵城市中,終有俠義之士,天賦情懷,為之勤耕不輟。黃河先生及他的團隊多年來翻山越嶺,始終致力於探索茶亭和茶亭文化的保護工作。從點頭——管陽古道上的哭馬嶺馬坪亭遺址,到管陽大山村——唐陽古道上光緒三年修葺的長樂亭,再到無從可考的前岐洋美亭,他們的足跡早已遍佈福鼎全域。
重訪古道,雙腳承載著他們對這段桐鄉歷史文化的熱愛,涉水跋山。在探訪古跡的追溯中,獲得一絲發自靈魂深處跳躍的思緒,帶他們穿越回到那段古道八達、亭茶四溢的過往。

疊石丹峰長里亭

還看今朝 傳承弘揚
為讓更多人感受茶亭文化,提高人們對茶亭文化保護的重視,黃河先生近年來多次組織茶會活動,吸引福鼎眾多文人雅士的積極參與。茶亭旁,古道邊,絲竹管弦聲悠揚,把杯品茗,共道茶話不盡。不禁讓人想起王羲之在蘭亭集序所寫:「群賢畢至,少長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嶺,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帶左右,引以為流觴曲水,列坐其次。雖無絲竹管弦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
今年農曆七月初二,孟秋之始,黃河先生與友人會於吳家溪亭,布四席,擺三茶(白琳功夫、蒸青綠茶、福鼎白茶),墨客文人題詩、賦詞、書畫其間,怡然自樂。吳家溪亭經修,還原本貌,典雅古樸,令人流連。修亭的木工阿廷師傅說:「修這個亭各方人士出力費心,我只能盡力。我沒有錢,需要工錢餬口,但我只能盡心盡力不浪費各界捐獻的一分錢。」

市民品茶福鼎白茶

為盡快修繕好茶亭,村裡的雷、鍾二兄弟每日起早貪黑趕工,全家老少出動,連最小的5歲孫子都能拿著鎯頭幫忙敲碎亭子裡上世紀80年代留在地板上的水泥殘留。還有南宋的李求富買了一車的花草綠植,送給吳家溪茶亭,並親自指導鄉親種植………
或許是這方水土養育了這份淳樸與真誠,又或許是這般樸實與善良灌溉了這方水土,才有了那縈繞每個福鼎人心間的鄉愁。福鼎人的鄉愁不是席慕蓉那總有月亮的晚上一支清笛響起的歌,也不是是餘光中手中那枚小小的郵票,而是這一條條古道、一座座茶亭、一杯杯茶,無需雋永。
(文 謝樹淵 圖 謝樹淵 茶亭文化)
(特別鳴謝:福鼎茶亭文化研究發起人黃河先生對此文寫作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