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 12 月 8th, 2021

大法庭新制三读 终审法院将统一见解

【本报综合报导】立法院昨三读通过大法庭新制,终审法院新增大法庭。司法院秘书长吕太郎说,大法庭审理歧异提案及原则重要性提案做出裁定,提案审判庭以此裁定做终局裁判,避免裁判见解歧异。
司法院司法行政厅厅长王梅英说,「终审法院从此不在一院各表」,为确保终审法院在审理每件个案时,对于同一种法律争议所适用的见解均能一致,避免前后裁判见解歧异,司法院修改增订法院组织法部分条文修正草案及行政法院组织法部分条文修正草案的相关条文,建构终审法院的大法庭制度,于审判权作用内建立适当统一的法律见解机制。
王梅英指出,最高法院的民事庭及刑事庭,各设「民事大法庭」及「刑事大法庭」,各庭员为11人;最高行政法院则设「大法庭」,庭员为9人,任期均为2年。大法庭裁判法律争议,经言词辩论终结后,30天内宣示裁定「法律见解」,提案的审判庭以此裁定做出终局裁判,大法庭开庭期间,民众可旁听。
吕太郎表示,终审法院审判庭法官在做裁判时,发现所认定的法律见解与以前的其他庭不一样,就可主动提案给大法庭,此外也给当事人权力经由审判庭,向大法庭提案;大法庭引进不同意见书制度,庭员若有不同意见书,也会与大法庭裁定时一并公布。
吕太郎指出,这次修法也一并废除判例及决议制度,修正条文自总统公布后6个月开始实施,此外,因判例及决议失效,之前延用判例及决议而所做成的判决,仍可请求大法官解释来做为司法救济。
司法院新闻稿指出,各庭提案给大法庭的类型包含歧异提案、原则重要性提案;所谓的「歧异提案」是指,各审判庭受理案件评议后,就裁判基础的法律见解与最高法院先前的裁判不一致时,经征询其他各庭意见后,确定仍有见解歧异的情形存在,此时即有启动大法庭程序以统一见解的义务。
至于「原则重要性提案」则指,各审判庭受理案件评议后,认采为裁判基础的法律见解有原则重要性(即具有促使法律续造的价值,或因属于新兴、重大且普遍性的法律问题,有即时、预为统一见解的必要性者),得裁定将该法律争议提案予大法庭裁判。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