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2 月 3rd, 2020

社論 藍營三都小內閣攸關政績 人選動見觀瞻

社論。

藍營三大諸侯是此次大選民心思變的指標,韓國瑜不但翻轉綠營鐵塊的大高雄,選舉期間形成的韓流更影響全省選情;盧秀燕在對手林佳龍占盡執政資源下,幫國民黨拿回大台中,大贏20多萬票讓民進黨氣燄盡失;侯友宜在新北雖一路看好,但打敗的是民進黨高層費盡苦心勸進的老縣長蘇貞昌,且拿下破記錄的116.5萬票,更讓藍營士氣大振。三人開出的政見載滿人民的期望,政績成敗也影響2020領導人大選,因此小內閣的組成格外動見觀瞻。
三大都會中,盧秀燕早已敲定副手人選,重要的財經交通等首長也有大致輪廓。侯友宜則順利從朱立倫手中接班,對於小內閣應早成竹在胸,因此老神在在;韓國瑜則因名氣太大,小內閣人選受到關注的程度已升格到總統級,因此瞻前顧後、憂讒畏譏,至今諱莫如深,除了新聞局及客委會外,都還疑雲重重。
盧秀燕定案的三個副市長爭議性不高,楊瓊瓔是競選大功臣,從省議員到立委多屆民代,深耕基層,了解民意,是盧秀燕接地氣的主要代理人;陳子敬是出身警界的政客,黑白兩道通吃,可陣壓八方龍蛇;令狐榮達出身外交官,馬政府時期也擔任過兩岸交流要職,他會受重用,應是曾任外交部長的前任市長胡志強所推薦,另新任秘書長黃崇典則是老胡的愛將。盧秀燕跟胡志強的淵源頗深,從她用人,隔代傳承的意味甚濃。
侯友宜的新人事至今按兵不動,他長期擔任朱立倫副手,新北各局處首長留任的幅度遠高於政黨輪替後的中高理所當然,但有其個人風格,不可能朱立倫班底照單全收;至於外界所說的朱規侯隨,目前言之過早,他現在的小內閣布局應是外弛內張,壓力來自於朱立倫外,也必須要有新亮點才能杜悠悠之口。
韓國瑜的小內閣預想人選,從他當選以來至今已面目全非,最主要關鍵在用了詐欺嫌犯林國權出任原民會主委,林國權在遭起底後韓國瑜還幫他關說「並非聖人不可」,殊不知詐欺是國人痛恨之大惡,他自己也公開將詐欺犯列為極端懲處的罪犯之一,因此在硬拗後引發眾怒,雖很快撤用止血,但傷害已經造成。此後開始封閉人事消息,但仍止不住傳聞的風風雨雨。
對於副市長人選,韓國瑜曾開出「要外語好、懂工程、會行銷,且須清廉、專業、熱情」的高標條件,因此選舉期間在他身邊默默輔選的前高雄縣長楊秋興很快的浮上檯面,他是台大土木系出身的工程專才,在高雄縣長任內年年獲五星級評價,後來因理念不同從綠營出走,民進黨恨之入骨,他兩度敗選後轉趨低調,就連賣力輔選,也極力避開鏡頭。未料韓國瑜開出條件後,他很快被媒體對號入座,也成了眾矢之的,綠媒對他的攻擊無所不用其極,他和韓國瑜的蜜月期不到幾天,就被推入冰庫。
另外韓國瑜屬意的葉匡時,在馬政府時期擔任交通部長,因政商亨通曾是爭議人物。他是擅耍嘴皮的紅頂商人型政客,大致符和韓國瑜「會行銷」的條件,但從他端架子表示要春節後上任,顯然個人利益考量重於公務,毫無熱情可言,至於另一品格條件:清廉,則待考。
高雄市府新人事始終呈弔詭狀態,他曾聲言要倚重的張善政、李鴻源如今已杳如黃鶴。張善政已宣布要參選2020大選,他的個人條件遠遠優於目前檯面上的國民黨諸大老,韓國瑜是否因此在壓力下刻意疏遠,耐人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