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二月 17th, 2019

【平潭專刊】活化文物古跡 提升文化品位   ——專家解讀平潭文物遺跡保護之道

有百年歷史的松厝村東樓宮經修繕後重新煥發生機

6月9日是大陸的「文化和自然遺產日」,其中文化遺產包括物質文化遺產和非物質文化遺產。物質文化遺產是具有歷史、藝術和科學價值的文物。而文物是歷史文化的重要載體,具有跨越千年歷史多領域、多角度闡釋人文情懷的特殊作用。
在歷史長河的積澱下,平潭有許多古人留下的遺跡,早有殼丘頭、東花丘、龜山等史前遺址,近有名人故居、百年廟宇等不可盡數,這些遺跡則是平潭歷史文化最好的見證。日前,平潭公佈了第二批區級文物保護單位名單,其中包括霞嶼十可知齋、松厝東樓宮、酒店楊氏支祠、平原鎮瓦窯遺址、後崎山遺址5處文物保護單位。
文物遺跡是不可再生的珍貴文化資源,加強保護意義重大,這也使得如何保護文物遺跡一直備受關注。近日,記者走訪了多處文保單位調查瞭解其現狀。

村裡還給東樓宮新修建一個大門

後人執守 修舊如舊保持原狀
一座古厝講述一段風雲故事,一代名人承載一世文化經典。十可知齋位於嵐城鄉霞嶼村中,清同治九年(1870年)建,光緒年間修。坐北朝南,佔地面積192平方米,一廳兩房兩書院,門外有旗桿碣石。十可知齋是清代名儒施天章的講學地,它是一座典型的清代平潭民居,俗稱「四扇一落四護堂」佈局,磚石混合結構,紅白相間,簡潔古樸。
作為平潭歷史上的文化名人故居,十可知齋的存在有著深遠的歷史意義。平潭文史專家賴民說,施天章是近代平潭知識分子中典型代表,他自幼聰慧過人,清咸豐年間入選「拔貢」,後授鑲南旗、正藍旗漢教習。「施天章在教育、文學、史學等方面都對平潭做出了很大貢獻,特別是創辦十可知齋,起到了傳道授業解惑的突出作用。」他說。
對於老祖宗留下的寶貴財富,施天章的後人展開了積極地保護工作。「我們對十可知齋以及施天章故居進行了保護性修繕,在做好消防安全工作的同時,盡可能保持遺存的原貌。我們還整理搜集了大量施天章的楹聯、書籍等,然後成立了天章文化陳列館,讓大家加深對天章文化的瞭解。」天章文化(籌備)研究會副秘書長施文說。

施天章故居「十可知齋」外景

在施天章文化的傳承與發展上,天章文化(籌備)研究會也是下足工夫。研究會成員編寫了《天章之歌》,以傳唱施天章的文化精神。此外,他們正在籌備出版《施天章手輯楹聯》,將施天章留下的對聯統一歸納集合,同時積極編撰關於施天章的戲曲劇本和小說。
由此可見,十可知齋是先做好硬件保護的文章,再逐步轉向深挖文化內涵。以十可知齋作為落腳點,由點到面,帶動發展和弘揚施天章文化和精神,其文物遺跡保護做法是值得學習和借鑒。
除了十可知齋外,流水鎮松厝東樓宮、平原鎮酒店楊氏支祠主體也完成修繕,讓這些歷經百年風雨滄桑的文物遺跡重新煥發生機。「酒店楊氏支祠是在1912年建設的,距今超過百年,有些部分已經破損,我們本著修舊如舊的想法,讓其保持原狀。」原縣委宣傳部副部長楊尊香說,「我們對酒店楊氏支祠保護是希望能把酒店楊氏的源流展示給後人,讓大家知道祖先是如何在這裡開疆拓土的,以起到教化後人的作用。」

百年古厝見證施天章在嵐逸事

  傳承文脈 守住平潭的根與魂
文物遺跡價值巨大,加強保護意義重大。目前,平潭歷史文物、遺址遺跡留存很多,這些文物古跡濃縮了平潭的文化史,不但見證了歷史的變遷,見證了平潭的發展,而且已成為一代又一代海壇人民的歷史記憶。
「文物是文化傳統的載體,它傳承了歷史和文化的血脈。歷史的長河從遠古奔流而來,在文物中我們可以知道歷史從何而來,源頭是什麼。」賴民說,「文物保護單位含有特定的意義,帶領我們瞭解當時平潭生產的水平以及民眾生活的狀態,因此保護文物遺跡具有深遠意義。」
的確,每座城市都有屬於它的歷史,而這種歷史厚重感正是通過文物的形式體現出來,逐漸演變成這座城市的符號,吸引更多的人認識這座城市。據介紹,平潭的史前遺址特別是殼丘頭文化遺址,是目前福建省沿海地區發現最早的一處新石器時代遺址,對研究福建史前文化、閩台關係、南島語族起源等都有重大意義。基於這些史前文物資源,許多國內外專家踏足平潭考古研究,讓平潭走向更大的舞台。
美國考古學家羅萊來嵐考察平原龜山遺址說,平潭或是南島語族遷徙第一塊踏板。而南島語族文化是一個聯繫世界、吸引各國遊客、推動經濟文化交流非常好的橋樑和紐帶,國際南島語族考古研究基地的建設是平潭在南島語族考古研究上的重要舉措,推動平潭文化旅遊的建設,吸引更多人來此感受平潭的歷史文化。
「發展一個地方,除了經濟的支撐外,還要有文化的積澱。」平潭民間藝術家協會主席詹立新說,「文化是平潭的根與魂,沒有特色的本土文化,也很難吸引人。當下,平潭在大力推進國際旅遊島建設,要注重文化與旅遊的結合,讓文化先行,而文物保護就是重要的組成部分。」

宗祠內掛著陶瓷版畫

編製規劃 推進省級申報工作
目前,平潭共有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1處、省級3處、縣級14處、區級5處。當下,平潭如何保護文物遺址的工作迫在眉睫。
在平潭政協委員張泉看來,文物遺跡有著不可再生的屬性,要對其進行搶救性保護。要制定好文物遺跡修復的方案,本著修舊如舊的原則,盡可能保存好文物遺跡的原貌,整理好文物遺跡周邊的環境。做好硬件保護工作的同時,還要從文物遺跡的軟件方面著手,通過鼓勵民間籌建,開展文物文化研究,整理編輯文冊等形式,增強文化自信,弘揚平潭優秀的歷史文化。
賴民也表示,對平潭現存文物遺跡的保護,首先要做好消防、電力等安全工作,制訂一些保護性的規章制度,以防文物遺跡受到損壞;其次是要成立專門的文物保護管理機構,鼓動全民參與文物的保護工作。再者,可對文保單位進行立碑,給人以一種歸屬感與自豪感。
文化是旅遊的靈魂,旅遊是文化的載體,而文物古跡是旅遊資源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平潭建設國際旅遊島重要的文化支撐,越來越受到廣大遊客的青睞。「文物保護單位大可和旅遊業相結合,制訂文化旅遊路線,做好人文景點介紹。」賴民說,「目前位於上攀村的國際南島語族考古研究基地做得比較好,既有考古現場,讓遊客可直觀瞭解史前故事;周邊又配套了一些民宿,讓遊客能夠停下來、留下來、住下來。」
無論是從歷史延續方面,還是從旅遊發展方面,文物保護的必要性和緊迫性已經不言而喻。對於全區文保單位的保護和管理,需要由點及面逐次鋪開,讓文物保護單位形成聯動,為平潭帶來更為深遠的影響力。
目前,平潭正在抓緊進行《平潭綜合實驗區文物保護總體規劃方案》的編制工作,下一步,區社會事業局也將繼續推進平潭省級文物保護單位的申報工作。

記者 陳小歡/文 江信恆/攝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