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2 月 4th, 2020

導論 小黑你在哪裡? 不默生

我從小就喜歡狗,因為家在鄉下,鄉下人大部分都會養一隻狗看家;我們家也不例外。所以,我小時候總喜歡和狗遊戲,對於狗的習性也了解不少。後來出社會後因為居住的關係,不便養狗,一直到大約十年前,我邂逅了一隻黑狗,他可能一時走失了?我因為一直都一個人生活,是獨居老人,於是,便收留了牠,因為他全身烏溜溜,這也是我喜歡的顏色,所以便叫牠:「小黑」。
小黑是條很有教養的狗,牠絕不在家中任何一個地方大小便,即使如何急都會等我回來帶牠外出方便,有一次回來晚了,牠大概等得受不了了,我剛一開大門牠便以跳牆之姿奪門而出自行解決去也。愛乾淨也是牠的優點,沒事趴在地上就是舔牠的腳,總是將自己打理得潔潔淨淨,同時牠也很喜歡洗澡,每次幫牠洗澡都乖乖坐著,若牠想亂動,只要我說一句:「洗香香」牠便不再搗蛋。
有了小黑之後,我在外逗留的時間也跟著縮短,然而,自從接了報社新工作之後,每天都必須忙到三更半夜才到得了家門,相對的,小黑獨自在屋裡的時間就變長了,為了怕牠寂寞無伴,有時候會放牠到外面,讓牠生活得更自由自在些。但,由於牠是母狗,在還沒帶牠去結紮前,又怕牠在外面招蜂引蝶的結果導致「兒女成群」,如此豈不「後患無窮」。因此,不得不又將牠囚禁在屋內,一切只等結紮後再說。
冬天,寒流來襲南台灣亦不能倖免,小黑怕冷,本來睡在門口,我半夜起來如廁,竟發現牠睡在沙發上,看見了我卻一副視而不見的模樣,仍然睡牠的大頭覺,看來小黑真的已經將這兒當牠家了。
小黑是隻善解人意的狗,當時在外地工作的女兒,因為工作的關係要調回高雄。有一個夜晚,小黑躺在門口,我一時興起,便走近牠的身子,蹲下身撫摸著牠,就像跟人說話一樣的告訴牠:「小黑,告訴你喔!我女兒要回來家中住囉!你高興嗎?」我只是想與小黑分享我的高興!
當天晚上回到家,不見了門口小黑的身影,直到現在小黑都沒有回來,已經好幾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