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二月 19th, 2019

【青年公社】90後台青對話台商陳嘉雄:如果我家也來雲南種茶,要怎麼做?

12月11日,台企昆明統一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辦公室格外熱鬧,參加「改革開放四十年之我的新大陸——北迴歸線上的滇台緣」活動的兩岸自媒體人一走進該公司,就被幾大盆漂亮的蝴蝶蘭吸引,特別是團隊裡來自台灣的8位年輕自媒體人,雖然蝴蝶蘭對他們來說最熟悉不過,但是在遙遠的雲南看到這種盛產於台灣的花朵還是感覺「surprise」。
該公司董事長陳嘉雄站在一旁笑瞇瞇地對報導團介紹說:「我把台灣的蝴蝶蘭品種和種植技術引進雲南,一種就是18年。雲南這裡的氣候和土壤特別適合發展農業。」
90後台灣自媒體人鄧勳澤曾榮獲海峽兩岸主持人大賽十強,目前就讀台藝大廣播電視學系,現在還是上海戲劇學院播音與主持交換生,他聽了後立刻一連串地發問:「我家在阿里山下的嘉義縣從事茶葉種植,如果我家也來雲南種茶,要怎麼做?台商在雲南種茶的多嗎?競爭會不會很激烈?」

台商陳嘉雄與台灣自媒體人交流。

陳嘉雄給鄧勳澤介紹了兩三位在雲南種茶比較成功的台商的情況,並鼓勵他說:「我覺的來雲南種茶非常好,因為這裡的自然條件適合發展綠色農業。至於說到競爭的問題,我認為,如果你的茶葉產品足夠好,就一定會有市場。其次,我建議想來這邊創業的台灣同胞和台灣青年,一定要先學習,要很深入地瞭解當地情況,特別是要瞭解當地的產業政策,要契合當地的發展重點去選擇行業進入。比如說,雲南目前正全力打造綠色食品、綠色能源、健康生活目的地『三張牌』,我認為對台商來說,這其中蘊含很多機遇。」
雲南素有動植物王國、藥物寶庫、香料之鄉、天然花園之稱,擁有得天獨厚的自然資源稟賦。雲南和台灣,在地圖上雖遙遙相隔,但處同一緯度,被北迴歸線貫穿而過,因此這兩地在氣候和地理地貌具有很多相似之處,同樣擁有豐富的綠色資源,同樣適合發展農業種植。改革開放40年,許多台商跨海而來,在雲南從事花卉、茶葉、咖啡等特色農業,陳嘉雄就是其中一位,如今,由他創立的昆明統一生物企業已發展成為雲南最大的台資花卉生產企業。

台商陳嘉雄接受中國台灣網記者採訪。

陳嘉雄一開始來大陸時從事的行業並不是蝴蝶蘭種植,1993年他來雲南時,做統一蓄電池在雲南的供應商和代理商。1999年,昆明世界園藝博覽會的成功舉辦,成為陳嘉雄人生的重要轉折點,他回憶說,在這次博覽會上,來自台灣的園藝工作者也參與了建設,這其中有他的朋友,他們將台灣的蝴蝶蘭引入博覽會。朋友說雲南的自然條件非常適合種植蘭花,建議他考慮轉行,於是在2000年,陳嘉雄成立了昆明統一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開始從事蝴蝶蘭的買賣和種植。
「我在昆明已經生活25年了,昆明可以說是我的第二故鄉。我一點都不後悔當初選擇來雲南發展,我很高興能參與和見證大陸改革開放的進程,並在此過程中取得一些成果,讓自己和家人過上還算不錯的生活。」陳嘉雄說。
陳嘉雄表示,雲南不僅擁有得天獨厚的自然資源,適合發展特色農業,還具有良好的區位優勢,對企業拓展海外市場具有地利優勢。「雲南鄰近東盟國家,這有助企業開拓東盟市場。目前雲南正在加快面向南亞、東南亞的輻射中心建設,這其中有著非常廣闊的市場。台商到雲南投資農業風險低回報率高,隨著面向西南橋頭堡區位優勢的彰顯,雲南會吸引越來越多的台商前來投資。」
「此外,雲南還是『一帶一路』建設重要節點,這對台企也蘊含很多機會。」陳嘉雄以自己的公司為例,解釋「一帶一路」對台企的助力:「以前我們公司的蝴蝶蘭主要銷往東南亞,但是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推進,未來我們可以把蝴蝶蘭銷往歐洲,歐洲國家的鮮花消費力很強,很多人去菜市場買菜都會隨手買束花帶回家。因此說,絲綢之路經濟帶沿線國家市場前景很廣闊,像莫斯科對蝴蝶蘭的需求就非常大。以前到歐洲不好出去,現在走渝新歐鐵路十幾天就到了,而且成本比以前低。」
報導團裡的台灣女孩張芳瑀目前正在台灣中國文化大學新聞系就讀,她和台灣自媒體人黃培倫都對台灣年輕人來大陸、來昆明發展的話題比較關切,他們問陳嘉雄,如果台青想來雲南工作,一開始要怎麼進入?
陳嘉雄表示,自己已經做了20多年的昆明台協常務副會長,如果台灣年輕人想來雲南實習就業,可以整理出一個名單,「雲南有很多企業、台企,包括我自己的企業,都歡迎台灣學子加入,我本人和昆明台協會全力幫助你們。其次,還可以選擇先來雲南的大學讀書,通過研究生階段的學習瞭解雲南,從而為將來在這裡的求職就業做過渡。」
「我跟你們講,大陸現在的發展機會很多,我兒子跟你們是同齡人,他2013年在美國完成學業後就回到昆明,現在幫我打理公司的海外出口業務。」陳嘉雄說。(中國台灣網記者 王怡然)

【兩岸青年「友」話說】
相隔的海不會過期,思念也不會過期

我的台灣大哥大阿仁學長:
Hi,好久沒有與你聯繫了,不知你最近過的可好?看你在ins上發了校園裡狗狗的照片,發了你新的機車的照片,發了陽明山夜景的照片……而我只能在屏幕這端默默回憶那些關於台灣的燦爛時光。
轉眼間,我離開台灣,離開台北已快要有一年了,時間過得真快啊,好似一隻身手敏捷的貓,你還未反應過來,轉身一瞥它就已跑到了離你很遠很遠的那個角落裡。
在台灣這座富有溫度的島嶼,日子美得就像一場夢,即使已離開了這麼久,但是我依舊忘不了在那裡的無數個美好的日日夜夜。

十九歲之前,我對台北一無所知
不曾瞭解 不曾幻想
只知這是寶島台灣的台北
日月潭 阿里山 只是小學課本裡迷人的景色
台劇裡有酷酷的男孩 有嗲嗲的女孩
他們騎著機車在街道飛馳
下個路口的文藝咖啡店裡就能遇到他的 是台北的街
無論向左走還是向右走都能相遇的 是台北的浪漫
或浪漫或思鄉或深邃或充滿哲理的 是台北的詩人

八月初 我激動不已
躲在書店裡看所謂的台灣旅遊攻略
可惜得到的只是些觀光客的只言詞組

九月初 我漂洋過海
登上陽明山上未來的住所
每夜與台北的燈火闌珊相伴

原來
仇人坡情人坡只相離短短幾條道
富貴角鵝鑾鼻只差了幾小時車程
我的家你的家只隔了淺淺一道海

在交換的這段時間裡,我遇到了很多有趣的人,很幸運這場旅行讓我認識了這麼多可愛溫暖的人,認識了你。
我們是在課堂上認識的,你是比我大一屆的學長,還記得你的字是我見過的台灣同學裡寫得最好的,一直沒告訴你怕你驕傲,老師也很喜歡你,跟你很親。
我是一個慢熱的人,開始的時候我們的交情就僅限於見面打個招呼,課後隨便聊聊天,你總是很照顧我,把我當妹妹看。在學校很照顧我,細心的把你知道的課程考試形式告訴我,和我交流台灣的歷史文化。
後來快要臨近期末了,大家見面的機會越來越少,快到年末了才發覺離別的日期日將逼近。跨年的時候,我和一大群朋友坐在101樓下的街道上等待跨年的煙火表演,你突然給我發messenger祝我新年快樂。我告訴你我在101,你囑咐我看完後回去一定要小心,因為人特別多,捷運會被擠得水洩不通,然後約我第二天元旦吃早餐逛台北,我說我怕我起不來不想下山,你說你明天早上開車來山上接我,我便答應了。
事實證明煙火表演結束後搭捷運的人不是一般的多,街上密密麻麻的全是人,我們排了好幾個小時的隊才擠上捷運,然後打車上陽明山,回到學校都三點多了。
第二天,我掙扎地從床上起來,在台灣這樣的情況也不是一兩次了,我們經常夜晚兩三點才睡,然後第二天一早又開始出去浪。因為在台灣的時間太寶貴了,有太多美好的地方,事物還等著我們去發現。
一大早你便發信息問我想喝什麼給我從山下帶,我說都行。出了宿舍樓便看到你買好了熱咖啡在樓外等我,你說原本你想讓我嘗嘗你平日最喜歡喝的一家咖啡店,但是不幸的是那家店今天沒開門,讓我湊合喝喝你從便利店買的咖啡,我笑著說沒事的,我不是那種挑剔的人。原本往年你都會和朋友在元旦吃一頓豐盛,富有儀式感的早餐,然而今年你的兄弟們前一晚玩太嗨沒起來,我的姐妹也被封印在床,於是就只剩我倆沒被床封印的去。
從文大下陽明山的那段路一直是我最喜歡的一條路,雖然它曲曲折折,但是陽光透過路旁樹木跳躍在車窗玻璃,路中央,臉龐上的感覺讓人感到分外溫暖心安。
我記得以前跟你出去嘲笑過你太容易暈車,你說所以你從來未坐過公車上學,要麼開車,要麼騎機車。我笑道,有車就是任性。
你帶我去了圓環一家開了好多年的老店吃四神湯,你說這家店的歷史很悠久,你小時候還未搬家時就一直在這裡吃,然後你又跟我聊起了寧夏夜市和圓環這片的發展歷史。
接著你帶我去了中正區,羅斯福路,還因為最近我要有考試你還帶我去文昌宮拜了拜。
不得不說台灣的大部分男生真的很有紳士風度,坐電梯會讓女生先上,走路會讓女生走裡面,你每次想抽煙也會徵詢我的意見,我不介意才會抽,怕我走路走久了總問我餓了嗎累了嗎,這些行為可能總會被我們大陸女生說是中央空調,但其實這些都是台灣男生良好家教,尊重女生,細心體貼的下意識表現。
一路上,你跟我聊著台北的文化政治歷史風俗,跟我講述羅斯福路當年的繁榮和信義區的發展,台北大大小小有特色的廟宇,不同的文化習俗,兩岸的來往交流,也許這是政治系男生的特色吧,聊起這些政治文化歷史總是滔滔不絕,關不上話匣子,每次跟你聊天總讓我受益匪淺,思考很多,同時也感到自己太孤陋寡聞了,你能把台北這座城的發展畫卷勾勒在我面前,給我講述台北人的市井生活和信仰習俗,讓我聽的津津有味,但每次你讓我聊起我的家鄉,我才發覺自己能說的很有限,對於那些掩蓋在城市之下的歷史和人們血液裡的文化習俗我瞭解的太少。
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在台灣,我認識了許多熱衷於文化歷史知識,關心兩岸交流發展的朋友,每次和他們聊天,他們總能告訴我許多我以前不曾關心和不曾瞭解的事物。
夜晚,你帶我去了三和夜市,又開始給我滔滔不絕的講那邊的歷史了,因為我第二天還有課堂測驗,你怕影響我的考試總問我準備的怎麼樣,早早把我送回學校看書,囑咐我好好看書,第二天又問我考的怎麼樣。
你這個學霸總是囑咐我好好考試,說我考完期末考後再帶我去台北其它我沒去過的地方逛。
然而離開的日子總是太快就到來,我們最後一次見面是大家一起在校門口吃飯,我嘲笑你酒量太差,結果大家讓我喝了一口金門的高粱酒,哇,那味道真的跟喝酒精沒什麼區別。
最終,還沒來得及說再見,我就這樣匆匆離開了,你還沒來得及帶我去逛台北的街,還沒有請我喝咖啡,我還欠你一頓說好我過生日要請你吃的飯。
阿仁學長,有機會你一定要來大陸找我玩喲,這次換我給你講關於我的城市的故事,對了,還差你一句「再見」,我把它放在這封不會過期的信裡,和對台灣永遠不會過期的思念裡。要說再見是因為,我希望,我們有緣能再次相見。

你對岸的學妹:小悅 2018.9.8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