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 8 月 11th, 2020

【青年公社】90后台青对话台商陈嘉雄:如果我家也来云南种茶,要怎么做?

12月11日,台企昆明统一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办公室格外热闹,参加「改革开放四十年之我的新大陆——北回归线上的滇台缘」活动的两岸自媒体人一走进该公司,就被几大盆漂亮的蝴蝶兰吸引,特别是团队里来自台湾的8位年轻自媒体人,虽然蝴蝶兰对他们来说最熟悉不过,但是在遥远的云南看到这种盛产于台湾的花朵还是感觉「surprise」。
该公司董事长陈嘉雄站在一旁笑瞇瞇地对报导团介绍说:「我把台湾的蝴蝶兰品种和种植技术引进云南,一种就是18年。云南这里的气候和土壤特别适合发展农业。」
90后台湾自媒体人邓勋泽曾荣获海峡两岸主持人大赛十强,目前就读台艺大广播电视学系,现在还是上海戏剧学院播音与主持交换生,他听了后立刻一连串地发问:「我家在阿里山下的嘉义县从事茶叶种植,如果我家也来云南种茶,要怎么做?台商在云南种茶的多吗?竞争会不会很激烈?」

台商陈嘉雄与台湾自媒体人交流。

陈嘉雄给邓勋泽介绍了两三位在云南种茶比较成功的台商的情况,并鼓励他说:「我觉的来云南种茶非常好,因为这里的自然条件适合发展绿色农业。至于说到竞争的问题,我认为,如果你的茶叶产品足够好,就一定会有市场。其次,我建议想来这边创业的台湾同胞和台湾青年,一定要先学习,要很深入地了解当地情况,特别是要了解当地的产业政策,要契合当地的发展重点去选择行业进入。比如说,云南目前正全力打造绿色食品、绿色能源、健康生活目的地『三张牌』,我认为对台商来说,这其中蕴含很多机遇。」
云南素有动植物王国、药物宝库、香料之乡、天然花园之称,拥有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禀赋。云南和台湾,在地图上虽遥遥相隔,但处同一纬度,被北回归线贯穿而过,因此这两地在气候和地理地貌具有很多相似之处,同样拥有丰富的绿色资源,同样适合发展农业种植。改革开放40年,许多台商跨海而来,在云南从事花卉、茶叶、咖啡等特色农业,陈嘉雄就是其中一位,如今,由他创立的昆明统一生物企业已发展成为云南最大的台资花卉生产企业。

台商陈嘉雄接受中国台湾网记者采访。

陈嘉雄一开始来大陆时从事的行业并不是蝴蝶兰种植,1993年他来云南时,做统一蓄电池在云南的供应商和代理商。1999年,昆明世界园艺博览会的成功举办,成为陈嘉雄人生的重要转折点,他回忆说,在这次博览会上,来自台湾的园艺工作者也参与了建设,这其中有他的朋友,他们将台湾的蝴蝶兰引入博览会。朋友说云南的自然条件非常适合种植兰花,建议他考虑转行,于是在2000年,陈嘉雄成立了昆明统一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开始从事蝴蝶兰的买卖和种植。
「我在昆明已经生活25年了,昆明可以说是我的第二故乡。我一点都不后悔当初选择来云南发展,我很高兴能参与和见证大陆改革开放的进程,并在此过程中取得一些成果,让自己和家人过上还算不错的生活。」陈嘉雄说。
陈嘉雄表示,云南不仅拥有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适合发展特色农业,还具有良好的区位优势,对企业拓展海外市场具有地利优势。「云南邻近东盟国家,这有助企业开拓东盟市场。目前云南正在加快面向南亚、东南亚的辐射中心建设,这其中有着非常广阔的市场。台商到云南投资农业风险低回报率高,随着面向西南桥头堡区位优势的彰显,云南会吸引越来越多的台商前来投资。」
「此外,云南还是『一带一路』建设重要节点,这对台企也蕴含很多机会。」陈嘉雄以自己的公司为例,解释「一带一路」对台企的助力:「以前我们公司的蝴蝶兰主要销往东南亚,但是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未来我们可以把蝴蝶兰销往欧洲,欧洲国家的鲜花消费力很强,很多人去菜市场买菜都会随手买束花带回家。因此说,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市场前景很广阔,像莫斯科对蝴蝶兰的需求就非常大。以前到欧洲不好出去,现在走渝新欧铁路十几天就到了,而且成本比以前低。」
报导团里的台湾女孩张芳瑀目前正在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新闻系就读,她和台湾自媒体人黄培伦都对台湾年轻人来大陆、来昆明发展的话题比较关切,他们问陈嘉雄,如果台青想来云南工作,一开始要怎么进入?
陈嘉雄表示,自己已经做了20多年的昆明台协常务副会长,如果台湾年轻人想来云南实习就业,可以整理出一个名单,「云南有很多企业、台企,包括我自己的企业,都欢迎台湾学子加入,我本人和昆明台协会全力帮助你们。其次,还可以选择先来云南的大学读书,通过研究生阶段的学习了解云南,从而为将来在这里的求职就业做过渡。」
「我跟你们讲,大陆现在的发展机会很多,我儿子跟你们是同龄人,他2013年在美国完成学业后就回到昆明,现在帮我打理公司的海外出口业务。」陈嘉雄说。(中国台湾网记者 王怡然)

【两岸青年「友」话说】
相隔的海不会过期,思念也不会过期

我的台湾大哥大阿仁学长:
Hi,好久没有与你联系了,不知你最近过的可好?看你在ins上发了校园里狗狗的照片,发了你新的机车的照片,发了阳明山夜景的照片……而我只能在屏幕这端默默回忆那些关于台湾的灿烂时光。
转眼间,我离开台湾,离开台北已快要有一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啊,好似一只身手敏捷的猫,你还未反应过来,转身一瞥它就已跑到了离你很远很远的那个角落里。
在台湾这座富有温度的岛屿,日子美得就像一场梦,即使已离开了这么久,但是我依旧忘不了在那里的无数个美好的日日夜夜。

十九岁之前,我对台北一无所知
不曾了解 不曾幻想
只知这是宝岛台湾的台北
日月潭 阿里山 只是小学课本里迷人的景色
台剧里有酷酷的男孩 有嗲嗲的女孩
他们骑着机车在街道飞驰
下个路口的文艺咖啡店里就能遇到他的 是台北的街
无论向左走还是向右走都能相遇的 是台北的浪漫
或浪漫或思乡或深邃或充满哲理的 是台北的诗人

八月初 我激动不已
躲在书店里看所谓的台湾旅游攻略
可惜得到的只是些观光客的只言词组

九月初 我漂洋过海
登上阳明山上未来的住所
每夜与台北的灯火阑珊相伴

原来
仇人坡情人坡只相离短短几条道
富贵角鹅銮鼻只差了几小时车程
我的家你的家只隔了浅浅一道海

在交换的这段时间里,我遇到了很多有趣的人,很幸运这场旅行让我认识了这么多可爱温暖的人,认识了你。
我们是在课堂上认识的,你是比我大一届的学长,还记得你的字是我见过的台湾同学里写得最好的,一直没告诉你怕你骄傲,老师也很喜欢你,跟你很亲。
我是一个慢热的人,开始的时候我们的交情就仅限于见面打个招呼,课后随便聊聊天,你总是很照顾我,把我当妹妹看。在学校很照顾我,细心的把你知道的课程考试形式告诉我,和我交流台湾的历史文化。
后来快要临近期末了,大家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快到年末了才发觉离别的日期日将逼近。跨年的时候,我和一大群朋友坐在101楼下的街道上等待跨年的烟火表演,你突然给我发messenger祝我新年快乐。我告诉你我在101,你嘱咐我看完后回去一定要小心,因为人特别多,捷运会被挤得水泄不通,然后约我第二天元旦吃早餐逛台北,我说我怕我起不来不想下山,你说你明天早上开车来山上接我,我便答应了。
事实证明烟火表演结束后搭捷运的人不是一般的多,街上密密麻麻的全是人,我们排了好几个小时的队才挤上捷运,然后打车上阳明山,回到学校都三点多了。
第二天,我挣扎地从床上起来,在台湾这样的情况也不是一两次了,我们经常夜晚两三点才睡,然后第二天一早又开始出去浪。因为在台湾的时间太宝贵了,有太多美好的地方,事物还等着我们去发现。
一大早你便发信息问我想喝什么给我从山下带,我说都行。出了宿舍楼便看到你买好了热咖啡在楼外等我,你说原本你想让我尝尝你平日最喜欢喝的一家咖啡店,但是不幸的是那家店今天没开门,让我凑合喝喝你从便利店买的咖啡,我笑着说没事的,我不是那种挑剔的人。原本往年你都会和朋友在元旦吃一顿丰盛,富有仪式感的早餐,然而今年你的兄弟们前一晚玩太嗨没起来,我的姐妹也被封印在床,于是就只剩我俩没被床封印的去。
从文大下阳明山的那段路一直是我最喜欢的一条路,虽然它曲曲折折,但是阳光透过路旁树木跳跃在车窗玻璃,路中央,脸庞上的感觉让人感到分外温暖心安。
我记得以前跟你出去嘲笑过你太容易晕车,你说所以你从来未坐过公车上学,要么开车,要么骑机车。我笑道,有车就是任性。
你带我去了圆环一家开了好多年的老店吃四神汤,你说这家店的历史很悠久,你小时候还未搬家时就一直在这里吃,然后你又跟我聊起了宁夏夜市和圆环这片的发展历史。
接着你带我去了中正区,罗斯福路,还因为最近我要有考试你还带我去文昌宫拜了拜。
不得不说台湾的大部分男生真的很有绅士风度,坐电梯会让女生先上,走路会让女生走里面,你每次想抽烟也会征询我的意见,我不介意才会抽,怕我走路走久了总问我饿了吗累了吗,这些行为可能总会被我们大陆女生说是中央空调,但其实这些都是台湾男生良好家教,尊重女生,细心体贴的下意识表现。
一路上,你跟我聊著台北的文化政治历史风俗,跟我讲述罗斯福路当年的繁荣和信义区的发展,台北大大小小有特色的庙宇,不同的文化习俗,两岸的来往交流,也许这是政治系男生的特色吧,聊起这些政治文化历史总是滔滔不绝,关不上话匣子,每次跟你聊天总让我受益匪浅,思考很多,同时也感到自己太孤陋寡闻了,你能把台北这座城的发展画卷勾勒在我面前,给我讲述台北人的市井生活和信仰习俗,让我听的津津有味,但每次你让我聊起我的家乡,我才发觉自己能说的很有限,对于那些掩盖在城市之下的历史和人们血液里的文化习俗我了解的太少。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在台湾,我认识了许多热衷于文化历史知识,关心两岸交流发展的朋友,每次和他们聊天,他们总能告诉我许多我以前不曾关心和不曾了解的事物。
夜晚,你带我去了三和夜市,又开始给我滔滔不绝的讲那边的历史了,因为我第二天还有课堂测验,你怕影响我的考试总问我准备的怎么样,早早把我送回学校看书,嘱咐我好好看书,第二天又问我考的怎么样。
你这个学霸总是嘱咐我好好考试,说我考完期末考后再带我去台北其它我没去过的地方逛。
然而离开的日子总是太快就到来,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大家一起在校门口吃饭,我嘲笑你酒量太差,结果大家让我喝了一口金门的高粱酒,哇,那味道真的跟喝酒精没什么区别。
最终,还没来得及说再见,我就这样匆匆离开了,你还没来得及带我去逛台北的街,还没有请我喝咖啡,我还欠你一顿说好我过生日要请你吃的饭。
阿仁学长,有机会你一定要来大陆找我玩哟,这次换我给你讲关于我的城市的故事,对了,还差你一句「再见」,我把它放在这封不会过期的信里,和对台湾永远不会过期的思念里。要说再见是因为,我希望,我们有缘能再次相见。

你对岸的学妹:小悦 201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