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11 月 30th, 2020

導論 美玲的心事 不默生

台北的冬季,氣候冷冽!阮氏美玲;一位越南籍的外勞,曾經在南台灣帶過一位年長的阿嬤,後來阿嬤往生了;她也因為期限到了必須返國。這次,初來乍到台北城,一切都還是很陌生。雖然,台北的外勞管理公司,一切都已安排妥當,離鄉的滋味還是難耐。
她站在十字路口等待和她接洽的那位陳小姐,本來陳小姐應該要到桃園機場接機的,因為臨時有事不能去接她;另外,因為阮氏美玲已經不是第一次來台灣了,所以權宜之計,只好請她自己從桃園機場搭計程車來目的地,車資當然會算給她。
拿到新雇主的基本資料之後,她十分努力的研讀著,這次來台灣,不同以往的是:那天,母親拿了一張陌生男子的相片給她,要她隨身攜帶;卻沒告訴她那位陌生男子是誰?跟她有何關係?
隨著陳小姐腳步跨進新雇主大門,老人好整以暇地站立門口迎接她們,一掃老人坐在輪椅上的陳舊印象,這位老人,即將和自己在同個屋簷下,共同生活三年。阮氏美玲在明亮的客廳佇足片刻,老人帶她到了一間臥房。
「妳,會說華語嗎?」老人偏著頭問。
老人說話時的溫文儒雅;深深吸引著美玲。
突然,她想起母親生前,告訴她關於父親的素描:說話聲音不疾不徐;溫柔中帶著關懷。眼前的老人不就是如此嗎?然而,她相信那只是一種巧合。因此,她沒有想太多…。
在每個和老人相處的日子,美玲總覺得老人對她,似乎存在著不很尋常的氛圍,而,她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自己與這位新雇主的關係。
每當美玲忙著整理家務當,陳桑會貼心的叫住他的名:「阿玲,不要這樣忙!休息;休息,來陪阿公聊聊。」他喜歡人家叫他帶有濃濃日本氛圍的「陳桑」;而,他也喜歡「阿玲、阿玲」的叫她。
阿公的幽默常常鬥得美玲開心的笑,有時候想念母親時,她就會特別想要找阿公說說話,不知怎麼?她時常會這樣想:如果眼前的阿公是我的父親?不知有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