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 10 月 17th, 2021

叶匡时「不能没有陆客」VS.陈明通「陆客无用论」

 
准高雄市副市长叶匡时说台湾观光产业不能只靠陆客,但也不能没有陆客,呼吁蔡政府不要再限制陆客,应该松绑法规。但陆委会主委陈明通显然仍坚持「陆客无用论」,说最近高雄旅馆的住房率确实很高,但并非陆客在选后来台增多,而是因为交通部观光局推动的暖冬旅游政策带来的效果。言下之意,陆客对提升观光旅游没多大帮助,唯有政府大量补助计画才有效。
陈明通打脸叶匡时,是否意味将对韩国瑜的「东西出得去、人进得来」采更严格把关,有待观察;但同样是百里侯,桃园市长郑文灿在韩国瑜向大陆招手获对岸善意回应,愿加强城市交流后,也急着表示城市交流应不分蓝绿,欲搭韩流雨露均霑的企图相当明显。陈明通如果还是坚持意识形态锁国,不必等韩国瑜等抗议,恐怕郑文灿会率先发难。
日前郑文灿就展现他「赫斯怒」之威,让中央政策大转弯的强势诸侯实力。交通部观光局 18日宣布,从明年1月1日起至1月31日进行第二波的暖冬旅游计画,除台北市、桃园市和新竹市外,国人到全台其他19个县市出游都有住宿补助。郑文灿对桃园被排除在外勃然大怒,斥观光局是猪队友,还扬言要撤换局长周永晖,让原本还嘴硬的交通部立刻政策大转弯,将三市补列入暖冬旅游范围,预计要增加3.2亿的补助支出;郑文灿之怒已不止值万金,而是以亿计算的民脂民膏,他的份量已直追一字并肩王花妈陈菊。
暖冬政策当然有短线之效,否则郑文灿不会跳脚。但此类的计画只是炒短线,第一波补助是去年10月2台铁普悠玛列车在宜兰新马站出轨,造成重大伤亡惨案,并连带影响原以惨澹的花东光光旅游观光产业后,观光局因此推出鼓励国人到花东旅行的即兴之作,后因大选考量,交通将原本补助的宜花东扩大到高雄屏东共五县市。这项政策在年底结束,交通部因旅游面临度小月,因此续办至明年一月底,但一月之后呢?难道要一路撒钱下去?
叶匡时说台湾观光产业不能只靠陆客,但也不能没有陆客,其实重点在「不能没有陆客」,说不能只靠陆客是修饰的废话,怕被戴上红帽而已。台湾这两年多反中仇中抵制陆客的结果已经很明显,观光旅游业生意萧条、哀鸿遍野,倒的倒逃的逃,韩国瑜登高一呼「东西出得去、人进得来、高雄赚大钱」立刻获广大回响,且迅速形成沛然莫之能御的寒流,就是基层民众饱受锁国之苦,生计困难隐忍太久,经过韩国瑜的启示后集体爆发。陈明通至今坚持「陆客无用论」,认为类似的暖冬补助才是解套良方,不仅本末倒置,更不知民间疾苦。
韩国瑜的人进来、货出去,主要仍是靠大陆市场,因此叶匡时才说观光产业非陆客不可。蔡政府西进锁国两年多,如果其他通路可以取代,基层怎会苦哈哈、哀哀叫,最后以选票做大翻转。高雄在韩国瑜当选后突然百业活络起来,住宿业者住房率满档,尽管陆客尚未大批涌进,但大众已有预期心理,暖冬补助只是「摸蛤兼洗裤」,绝非主因,等韩国瑜正式就任后,城市交流正式启动,带来的赚大钱商机,纵使陈明通有尚方宝剑神通广大,恐怕也阻挡不了民意洪流。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