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0 月 22nd, 2020

導論 石虎終結者 柏松

瀕臨絕種保育類石虎一大棲地大安溪畔,遭當地政府以興建保育公園為由大肆破壞,原來棲息該處的石虎不知所終。此事去年底遭媒體揭發後鬧了一陣子,新聞熱後不了了之,也不見司法單位出面究責,至於所謂的保育團體,隨著媒體熱後嚷嚷一陣子又銷聲匿跡,也未見後續搶救動作。
這樁造成石虎浩劫的人禍,當時主事者卓蘭鎮長已經在選舉中連任失敗捲舖蓋走人,所謂的石虎公園是否因此人亡政息,可能無法善了。別看該公園外表簡陋,卻是中央政府撒下8000多萬的民脂民膏,如何打造?實在耐人尋味,從整個工事結構來看,規模跟經費簡直不成比例。整個流程有多少經費的虛耗,更讓人懷疑。
從整樁事件來龍去脈,內中選舉綁樁的意味甚濃。此事是由台中花博所引發的共伴效應。原本台中市花博用石虎當吉祥物,石虎話題因此熱議,當時台中市長林佳龍打鐵趁熱,重炒設置石虎保育自治條例話題,卻仍遭地方議會否決,他改向周邊縣市招手,倡議聯合設置石虎保育專區,並向中央爭取經費。
但這項計畫卻被苗栗縣拔得頭籌,因石虎最多出沒區在苗栗卓蘭,當地鎮長又是蔡英文的虎仔,因此石虎專區計畫雖草率遞出,中央二話不說同意撥款8000萬,民脂民膏花得毫不手軟,表面看似重視石虎保育,但工程卻惡搞胡整,不但保育不成,反而完全破獲石虎棲地,整個施工過程縱使未直接撲殺石虎,但已造成石虎的生存威脅。
整體事件已儼然成為「我不殺石虎、石虎為我而死」的醜聞。內中的「我」,直接主其事的前鎮長是元兇,苗栗縣長徐耀昌難辭其咎,大方撥下民脂民膏的行政長賴清德也是幫兇之一,前瞻計畫的作手最高領導蔡英文更脫不掉罵名。
剩不到500隻的台灣石虎已經不起人禍折騰。司法單位應調查內中貪贓枉法,保育團體也該勇敢出面搶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