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 10 月 22nd, 2021

导论 石虎终结者 柏松

濒临绝种保育类石虎一大栖地大安溪畔,遭当地政府以兴建保育公园为由大肆破坏,原来栖息该处的石虎不知所终。此事去年底遭媒体揭发后闹了一阵子,新闻热后不了了之,也不见司法单位出面究责,至于所谓的保育团体,随着媒体热后嚷嚷一阵子又销声匿迹,也未见后续抢救动作。
这桩造成石虎浩劫的人祸,当时主事者卓兰镇长已经在选举中连任失败卷舖盖走人,所谓的石虎公园是否因此人亡政息,可能无法善了。别看该公园外表简陋,却是中央政府撒下8000多万的民脂民膏,如何打造?实在耐人寻味,从整个工事结构来看,规模跟经费简直不成比例。整个流程有多少经费的虚耗,更让人怀疑。
从整桩事件来龙去脉,内中选举绑桩的意味甚浓。此事是由台中花博所引发的共伴效应。原本台中市花博用石虎当吉祥物,石虎话题因此热议,当时台中市长林佳龙打铁趁热,重炒设置石虎保育自治条例话题,却仍遭地方议会否决,他改向周边县市招手,倡议联合设置石虎保育专区,并向中央争取经费。
但这项计画却被苗栗县拔得头筹,因石虎最多出没区在苗栗卓兰,当地镇长又是蔡英文的虎仔,因此石虎专区计画虽草率递出,中央二话不说同意拨款8000万,民脂民膏花得毫不手软,表面看似重视石虎保育,但工程却恶搞胡整,不但保育不成,反而完全破获石虎栖地,整个施工过程纵使未直接扑杀石虎,但已造成石虎的生存威胁。
整体事件已俨然成为「我不杀石虎、石虎为我而死」的丑闻。内中的「我」,直接主其事的前镇长是元凶,苗栗县长徐耀昌难辞其咎,大方拨下民脂民膏的行政长赖清德也是帮凶之一,前瞻计画的作手最高领导蔡英文更脱不掉骂名。
剩不到500只的台湾石虎已经不起人祸折腾。司法单位应调查内中贪赃枉法,保育团体也该勇敢出面抢救了。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