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6 月 27th, 2019

【福鼎專刊】馬欄山與台灣淵源

寧德市人大代表、政協委員視察馬欄山遺址。

自上世紀80年代末馬欄山遺址被發現起,關於馬欄山人的去向及文化傳播問題,一直被海內外專家學者及考古文化愛好者所關注。而馬欄山採集的考古文物與台灣及南島語族等地的文化極具相似性,許多學者遂將馬欄山納入南島語族的起源與擴散課題,以及閩台史前文化的淵源研究範疇。
換句話說,始前馬欄山人很可能向台灣及更遠的地方遷徙!
那麼馬欄山位於哪裡,古早的馬欄山人在交通不發達的情況下又如何飄洋過海到台灣及更遠的地區呢?

保護馬欄山遺址座談會

1987年,馬欄山出土大量的石器。

兩地有共同的文化遺存
馬欄山遺址位於福建省福鼎市店下鎮洋中村北,鄰近福建省級歷史文化名村——巽城村和沙埕港,東側有一條小溪穿過,流向沙埕港。遺址於1987年4月在全省文物大普查中被發現,為一座近饅頭形山丘,面積約12.5萬平方米,相對高度約15米,局部發現有厚約0.7—1.2米的文化堆積層,地表散落著大量打制石器廢棄石片。採集遺物以石器為主,少量陶片。發現之初,遺址被列為建國以來福建省考古工作十九大發現,1991年3月公佈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一山石器,幾多驚奇(羅健 畫)

所見石器大多為不規整和殘破的坯件。仔細觀察發現其中個別雙肩石器有使用痕跡,但絕大部分石器未經使用,明顯是在製造加工過程中被廢棄的,因為這些坯件或多或少都存在著缺陷,如石片有的局部廢缺,尾部廢斷等等。製造石器的石料絕大部分為玄武岩,部分為細砂岩,極個別為花崗岩,所見石器都是打製品,未見磨製石器。
專家斷定,馬欄山屬新石器時期晚期石器加工作坊遺址,距今已有3000多年的歷史。初步確定為福建地區迄今為止首次發現的有確切文化堆積層的新石器時代晚期加工場所,也是福建省目前發現規模最大的新石器時代晚期彩陶業型聚落遺址。可以想像,時光倒轉三四千年,馬欄山應是福鼎的經濟、文化中心,人口也達到相當規模。但後來馬欄山人去了哪裡呢?
馬欄山人生活場景(羅健 畫)

許多學者通過台灣的新石器時代的文化與馬欄山文化進行對比發現,兩地雖各有其區域特點,但大體上看卻是共屬一個系統,發現了許多共同的文化遺存:(1)雙肩石斧。雙肩石斧除了馬欄山以外,還發現於菲律賓、西裡伯,台灣、海南、越南的發現為最多。「雙肩石斧應當是大陸東南的馬欄山等地傳到台灣、南洋」。(2)有段石錛。除了馬欄山,還在福建的武平等地發現,也發現於香港、菲律賓、西裡伯、太平注的夏威夷等處。有段石錛應是由東南沿海傳到台灣,最後傳到太平洋各島。(3)陶器。馬欄山採集陶片較多,陶片絕大部分為硬陶,其中有一半為黑衣陶。而在台灣的高雄、台南、台中等處,研究表明,台灣的陶器是從大陸傳過去的。
根據近年來的考古發現,專家大致可以勾勒出史前馬欄山人的遷徙粗線條:除了部分馬欄山人極有可能融入今天生活在沙埕港流域的蛋民和生活在內陸的山哈外,其餘大部分人一路向東,通過台灣海峽進入台灣,或到達夏威夷和伊斯特島等南太平洋諸島,然後進行複雜的往返遷徙活動。
是什麼原因致使史前馬欄山人「背井離鄉」呢?
馬欄山人生活場景(羅健 畫)

環境改變致遷徙
對馬欄山遺址觀察得知:臨水、向陽、15米左右的山坡高度。這三個條件是史前人類生存的理想地,當年福建省考古專家正是依據這些特點發現了馬欄山遺址。
上山可守獵,下水可獵漁,資源十分豐富,吸引著許多史前人類前來「定居」,富庶且穩定的生態環境催生了馬欄山文化。到了新石器中晚期,由於農耕、養殖等生產性經濟發展,人類生存、發展的能力較之舊石器時代有了質的提高,導致馬欄山人口的增長和定居聚落不斷擴張,人口密度也不斷提高。這個論斷在後來的考古中得到證實。2008年福建省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沿海史前遺址專題調查隊在對馬欄山進行複查時發現,遺址範圍可以擴大到原來的12.5萬平方米以上,與共處在洋中盆地的洋邊山遺址、新發現的後保欄山遺址構成福鼎市目前發現的最大一處遺址群。可想而知,史前社會這裡相當繁榮,進一步證明了馬欄山曾有過高密度人口。
隨著人口不斷增長,必然導致與生活息息相關的自然資源相對匱乏,這對過分倚重自然界的馬欄山人來說,無疑是「釜底抽薪」。我們通過觀察馬欄山遺址可以發現,兩邊均是植被茂盛的山林,且山勢較高,中間狹長地帶雖是可以耕作的田園,但在新石器時期尚與沙埕港相連,這裡是一片灘涂,漲潮時期,海水可以淹沒到馬欄山腳下,因此可供勞作的耕作面積有限。隨著新石器時代文化的發展、人口數量的增長,定居聚落本地區擴張、轉移的腹地十分有限,生存的壓力越來越大,向外、向海島尋求新的生存發展空間是必然的選擇,迫使遠古時期的馬欄山人向外遷徙。
此外,貿易與交換等諸多原因也是馬欄山人走向海洋,向「海外」拓展的重要原因之一。
這座饅頭似的小山寂寞地佇立在店下鎮洋中村北。(白榮敏攝)

靠獨木舟遷徙到台灣
馬欄山人向外「擴張」,與沙埕港隔海相望的台灣島應是首選之地。處在沙埕港內的馬欄山與台灣島說近也近,說遠也遠,古代馬欄山人在交通不發達的情況下,是如何穿越台灣海峽,甚至到浩瀚的南太平洋諸島去的呢?
必須說明的是,馬欄山人生存的時代,台灣海峽已是一片汪洋,就其馬欄山遺址所在的福鼎境內也是溪流縱橫,河塘密佈。多水的地理環境雖為人類提供了豐富的水產資源,同時又給出行帶來了諸多不便。但是馬欄山人並沒有被滔滔江水折服,而是憑借其非凡的智慧和堅強的毅力鍛就了「習於水鬥,便於用船」的特性。
自然環境迫使馬欄山人習於水性,善於舟楫,而豐富的森林資源又為造船提供了豐富的木材資源。今天廣泛存在於沙埕港內的「飄扒仔」「舥艆」等交通工具,與獨木舟一脈相承,不僅證明了史前社會獨木舟等交通工具是真實存在,而且也從中窺見馬欄山人「以船為車,以楫為馬,往若飄風,去則難從」的嫻熟駕船技藝。
遠古時期的馬欄山(羅健 畫)

總之,史前馬欄山人主要通過獨木舟,史前人類這一獨特的航運交通工具遷徙到台灣地區的。但必須指出的是,在遷徙過程中還需借助星象、季風、海流等展開海上航行。其中,海流起著關鍵性作用,黑潮和西南季風漂流是馬欄山遷移台灣及南太平洋諸島的重要憑借。
現代科學證明,海流猶如大洋中的河流,黑潮是西太平洋最重要的暖流,我國古代文獻把這支從台灣本島與澎湖群島之間穿過的暖流稱為「湍急」的「黑水溝」,在台灣東側,黑潮的寬度約有150裡(277.8公時),流速為每秒50—70厘米,約每晝夜52公里,厚度為400—500米。沙埕港距台灣142海裡,按照這樣速度,史前時期的馬欄山人駕駛獨木舟兩三天即可抵達台灣。在特定的歷史條件下,馬欄山人遷徙台灣是完全有可能的。(文:曾雲端 朱良發)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