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 7 月 11th, 2020

【福鼎专刊】马栏山与台湾渊源

宁德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视察马栏山遗址。

自上世纪80年代末马栏山遗址被发现起,关于马栏山人的去向及文化传播问题,一直被海内外专家学者及考古文化爱好者所关注。而马栏山采集的考古文物与台湾及南岛语族等地的文化极具相似性,许多学者遂将马栏山纳入南岛语族的起源与扩散课题,以及闽台史前文化的渊源研究范畴。
换句话说,始前马栏山人很可能向台湾及更远的地方迁徙!
那么马栏山位于哪里,古早的马栏山人在交通不发达的情况下又如何飘洋过海到台湾及更远的地区呢?

保护马栏山遗址座谈会

1987年,马栏山出土大量的石器。

两地有共同的文化遗存
马栏山遗址位于福建省福鼎市店下镇洋中村北,邻近福建省级历史文化名村——巽城村和沙埕港,东侧有一条小溪穿过,流向沙埕港。遗址于1987年4月在全省文物大普查中被发现,为一座近馒头形山丘,面积约12.5万平方米,相对高度约15米,局部发现有厚约0.7—1.2米的文化堆积层,地表散落着大量打制石器废弃石片。采集遗物以石器为主,少量陶片。发现之初,遗址被列为建国以来福建省考古工作十九大发现,1991年3月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一山石器,几多惊奇(罗健 画)

所见石器大多为不规整和残破的坯件。仔细观察发现其中个别双肩石器有使用痕迹,但绝大部分石器未经使用,明显是在制造加工过程中被废弃的,因为这些坯件或多或少都存在着缺陷,如石片有的局部废缺,尾部废断等等。制造石器的石料绝大部分为玄武岩,部分为细砂岩,极个别为花岗岩,所见石器都是打制品,未见磨制石器。
专家断定,马栏山属新石器时期晚期石器加工作坊遗址,距今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初步确定为福建地区迄今为止首次发现的有确切文化堆积层的新石器时代晚期加工场所,也是福建省目前发现规模最大的新石器时代晚期彩陶业型聚落遗址。可以想像,时光倒转三四千年,马栏山应是福鼎的经济、文化中心,人口也达到相当规模。但后来马栏山人去了哪里呢?
马栏山人生活场景(罗健 画)

许多学者通过台湾的新石器时代的文化与马栏山文化进行对比发现,两地虽各有其区域特点,但大体上看却是共属一个系统,发现了许多共同的文化遗存:(1)双肩石斧。双肩石斧除了马栏山以外,还发现于菲律宾、西里伯,台湾、海南、越南的发现为最多。「双肩石斧应当是大陆东南的马栏山等地传到台湾、南洋」。(2)有段石锛。除了马栏山,还在福建的武平等地发现,也发现于香港、菲律宾、西里伯、太平注的夏威夷等处。有段石锛应是由东南沿海传到台湾,最后传到太平洋各岛。(3)陶器。马栏山采集陶片较多,陶片绝大部分为硬陶,其中有一半为黑衣陶。而在台湾的高雄、台南、台中等处,研究表明,台湾的陶器是从大陆传过去的。
根据近年来的考古发现,专家大致可以勾勒出史前马栏山人的迁徙粗线条:除了部分马栏山人极有可能融入今天生活在沙埕港流域的蛋民和生活在内陆的山哈外,其余大部分人一路向东,通过台湾海峡进入台湾,或到达夏威夷和伊斯特岛等南太平洋诸岛,然后进行复杂的往返迁徙活动。
是什么原因致使史前马栏山人「背井离乡」呢?
马栏山人生活场景(罗健 画)

环境改变致迁徙
对马栏山遗址观察得知:临水、向阳、15米左右的山坡高度。这三个条件是史前人类生存的理想地,当年福建省考古专家正是依据这些特点发现了马栏山遗址。
上山可守猎,下水可猎渔,资源十分丰富,吸引著许多史前人类前来「定居」,富庶且稳定的生态环境催生了马栏山文化。到了新石器中晚期,由于农耕、养殖等生产性经济发展,人类生存、发展的能力较之旧石器时代有了质的提高,导致马栏山人口的增长和定居聚落不断扩张,人口密度也不断提高。这个论断在后来的考古中得到证实。2008年福建省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沿海史前遗址专题调查队在对马栏山进行复查时发现,遗址范围可以扩大到原来的12.5万平方米以上,与共处在洋中盆地的洋边山遗址、新发现的后保栏山遗址构成福鼎市目前发现的最大一处遗址群。可想而知,史前社会这里相当繁荣,进一步证明了马栏山曾有过高密度人口。
随着人口不断增长,必然导致与生活息息相关的自然资源相对匮乏,这对过分倚重自然界的马栏山人来说,无疑是「釜底抽薪」。我们通过观察马栏山遗址可以发现,两边均是植被茂盛的山林,且山势较高,中间狭长地带虽是可以耕作的田园,但在新石器时期尚与沙埕港相连,这里是一片滩涂,涨潮时期,海水可以淹没到马栏山脚下,因此可供劳作的耕作面积有限。随着新石器时代文化的发展、人口数量的增长,定居聚落本地区扩张、转移的腹地十分有限,生存的压力越来越大,向外、向海岛寻求新的生存发展空间是必然的选择,迫使远古时期的马栏山人向外迁徙。
此外,贸易与交换等诸多原因也是马栏山人走向海洋,向「海外」拓展的重要原因之一。
这座馒头似的小山寂寞地伫立在店下镇洋中村北。(白荣敏摄)

靠独木舟迁徙到台湾
马栏山人向外「扩张」,与沙埕港隔海相望的台湾岛应是首选之地。处在沙埕港内的马栏山与台湾岛说近也近,说远也远,古代马栏山人在交通不发达的情况下,是如何穿越台湾海峡,甚至到浩瀚的南太平洋诸岛去的呢?
必须说明的是,马栏山人生存的时代,台湾海峡已是一片汪洋,就其马栏山遗址所在的福鼎境内也是溪流纵横,河塘密布。多水的地理环境虽为人类提供了丰富的水产资源,同时又给出行带来了诸多不便。但是马栏山人并没有被滔滔江水折服,而是凭借其非凡的智慧和坚强的毅力锻就了「习于水斗,便于用船」的特性。
自然环境迫使马栏山人习于水性,善于舟楫,而丰富的森林资源又为造船提供了丰富的木材资源。今天广泛存在于沙埕港内的「飘扒仔」「舥艆」等交通工具,与独木舟一脉相承,不仅证明了史前社会独木舟等交通工具是真实存在,而且也从中窥见马栏山人「以船为车,以楫为马,往若飘风,去则难从」的娴熟驾船技艺。
远古时期的马栏山(罗健 画)

总之,史前马栏山人主要通过独木舟,史前人类这一独特的航运交通工具迁徙到台湾地区的。但必须指出的是,在迁徙过程中还需借助星象、季风、海流等展开海上航行。其中,海流起著关键性作用,黑潮和西南季风漂流是马栏山迁移台湾及南太平洋诸岛的重要凭借。
现代科学证明,海流犹如大洋中的河流,黑潮是西太平洋最重要的暖流,我国古代文献把这支从台湾本岛与澎湖群岛之间穿过的暖流称为「湍急」的「黑水沟」,在台湾东侧,黑潮的宽度约有150里(277.8公时),流速为每秒50—70厘米,约每昼夜52公里,厚度为400—500米。沙埕港距台湾142海里,按照这样速度,史前时期的马栏山人驾驶独木舟两三天即可抵达台湾。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马栏山人迁徙台湾是完全有可能的。(文:曾云端 朱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