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0 月 23rd, 2020

「海峽第一村」見證戰火變煙火

圍頭八二三戰地公園

【本報綜合報導】「炮台變舞台、戰火變煙火、冤家變親家」,圍頭村黨委書記洪水平一連用三個「變」,概括了1979年1月1日《告台灣同胞書》的發表給該村帶來的變化。
圍頭,位於福建泉州晉江市金井鎮,是大陸距離金門最近的地方。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週年之際,記者再次走進圍頭,耳聞目睹了這個「海峽第一村」的變遷。
1949年後,圍頭成了兩岸較量的「前線」。特別是在1958年「炮擊金門」戰役期間,不到3平方公里的這個小漁村就落下了5萬多發炮彈,由此得名「海峽炮戰第一村」。
「圍頭和金門的炮戰,從大打到小打,從小打到打打停停,再到『單(日)打雙(日)不打』,直到1979年《告台灣同胞書》的發表徹底改變了圍頭村的命運。」有著「炮戰小老虎」之稱的洪建財,不滿16週歲時就抱著炮彈穿梭在炮火中,親歷了兩岸炮戰的變化。
洪水平1979年高中畢業。他記得,那時村民們歡欣鼓舞,因為終於可以結束「炮火紛飛」的日子,在海上安穩從事漁業生產。
「慢慢地,圍頭漁民和金門漁民偶爾在海上相遇,大家說著一樣的閩南話,親切打招呼,並開始以物換物。」洪水平回憶道,從漁產品、農副產品再到一些生活用品,這是兩岸貿易最原始的方式。
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圍頭開放對台小額貿易試點,成為最早實現閩台民間往來的口岸之一。村裡人告訴記者,那時高峰期每天停靠60多艘台灣漁船。

圍頭,位於福建泉州晉江市金井鎮,是大陸距離金門最近的地方

地緣變商緣,商緣牽姻緣。隨著圍頭與金門貿易往來愈加熱絡,1992年,洪建財的二女兒洪雙飛與來圍頭經商的金門小伙相愛相守,成為1949年以來第一個嫁到台灣的「圍頭新娘」。
「過去的戰爭祗是歷史進程中的一個小插曲,兩岸終歸是一家人。」憶及往事,洪建財說,即便當時有著種種不便與顧慮,他還是尊重女兒的選擇。
自從洪雙飛嫁到金門後,越來越多的兩岸姻緣成佳話。昔日的「海峽炮戰第一村」,變成了「兩岸通婚第一村」。截至目前,圍頭村已有146對兩岸夫妻,其中圍頭嫁去台灣的有137人,從台灣嫁到圍頭的有9人。
一根紅線穿越海峽,讓兩岸親上加親,更成一家人。2010年傳統七夕節開始,圍頭每兩年舉辦一次返親節活動,在台灣生活的「圍頭新娘」攜夫帶子返鄉同聚,架起兩岸民間交流的一座新橋樑。
2018年8月,福建正式向金門供水。一股股清水,從圍頭灣畔入海,經海底供水管道輸送至金門,讓兩岸「共飲一江水」的願景終於變成現實。
「供水管道入海口附近海域被徵收後,村民們最重要的海上養殖收入就沒了。」洪水平本以為會遇到阻力,沒想到,村民們爭先簽了約,保障了向金門供水海底管道的順利施工,「村民們說,『都是一家人,怎麼可以在親人面前漏氣?』」。
戰火的硝煙已然散盡,距離圍頭5.6海里的金門近在咫尺。站在圍頭的海堤上,金門依稀可見。洪水平說,圍頭就是兩岸關係的「晴雨表」。
1月2日,《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週年紀念會在北京舉行。洪水平也在朋友圈發出了「兩岸四十載、心合一家親」的感嘆。他告訴記者,工作閑暇時,他陸續將這40年的經歷與故事寫成了文章,就叫《40年海峽情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