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1 月 19th, 2021

高端旅遊 紮根南靖龍山鎮

外國友人在南靖土樓景區體驗提線木偶。

【本報綜合報導】漳州市南靖縣,有件事讓當地人嘖嘖稱奇。
奇在哪?如今許多大城市的五星級酒店標間通常賣不到2000元一晚的價格,但在南靖縣龍山鎮,路虎小鎮的房費遠高於此,但遊客仍趨之若鶩……這麼高端的項目,咋就在山溝溝紮了根呢?
放眼全省,南靖縣似乎算不上是一個旅遊先天資源異常豐富的地方,但這幾年卻成為炙手可熱的旅遊目的地,除了其獨有的世界文化遺產——南靖土樓外,安全穩定的經商環境、基於長遠發展的設計規劃、政府和社會的契約精神、以市場為主的服務理念等,都構成了南靖旅遊的「核心競爭力」。
這也許正是高端項目牽手南靖鄉村旅遊的緣由所在。
既野又奢的鄉村遊火了
58度上峰、42度下坡、50度上急轉90度下42度坡……不久前,記者專程來到路虎小鎮探訪,在這裡駕車涉水、翻越陡坡,體驗一把有驚無險的越野感受。
「我們的越野公園和賽道的精密度非常高,已獲得國家專利。」項目負責人蘇耀斌告訴記者,小鎮是集越野體驗、休閒觀光、養生度假於一體的主題旅遊區,擁有6.8公里的全地形越野山道,設計難度係數6.0,是目前全亞洲駕駛體驗難度係數最高的。
低調的茅草木門、穿溪而上的小木屋,再配上屋內天然的溫泉池,路虎小鎮「野」氣十足,一點也不奢華,但北上廣深等地的越野發燒友仍奔走相告、結伴而至。為啥他們都「不差錢」?蘇耀斌說出了緣由,「小鎮是一個私密性非常強的車友俱樂部。每個區域都相對獨立,只為一個特定群體服務。來到這裡的客人,除了享受越野賽道以外,更多是為『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的『相識和聚會』而買單」。
經營服務特色化、客戶群體小眾化。同樣的情況出現在塔下村,以青普南靖塔下行館為例,儘管一晚的價格高達三四千元,通常還是要提前一兩個月預訂才有房。秘訣就在於青普不僅提供住宿服務,更有「挖竹筍、製作土樓茶」等野趣十足的私人訂製體驗。很多「小資」已經把去過青普作為一種生活品質的象徵。
南靖土樓管委會副主任李毅鴻表示,他們在去年國慶假期做了一次抽樣調查,發現當地個性特徵明顯的高端民宿賣得最好,200元以內的低端民宿生意反而清淡。這種現象,使得不少商人聞風而動做起了個性化旅遊項目。短短一兩年時間,南靖土樓已經聚集了烏托邦、花築、土樓之光、水雲居等多個特色旅遊項目。
「大而全的項目我們不做。你希望什麼人都來,結果什麼人都不來。」深耕旅遊業30年,蘇耀斌有著很深的感悟。「旅遊業水很深,有很多人游不到岸邊,甚至連一根水草都抓不到。因此,我們非常清晰地認準產品定位,就是做全國300萬會員的平台、驛站、俱樂部,吸納定向人群。聚會常常都會有,每天談的生意也都不同,因此會員造訪的頻率就比較高,這是旅遊項目生存的根基。」

外國遊客在南靖土樓景區體驗木版年畫。

鄉村遊「不止眼前的苟且」
「南靖高品質鄉村旅遊的起步,主要還靠社會資本,投資者以外來為主,包括外地人和在外經商的本地返鄉者。」旅遊營銷界的「老炮兒」姜發雄認為,路虎小鎮等項目的「拓荒者」普遍具有較高品位和文化素質、資金實力,在當地村民極不理解的情況下,投入巨資、花費數年時間打造出了示範性的作品,這是「風物長宜放眼量」的眼界和胸懷。
這些高品質的投資項目形成了品牌效應、聚集效應,打造並提升了南靖縣的品牌和檔次,使得四方遊客不遠千里來到這裡,體驗價值不菲的鄉野生活。
「不僅價格,來自一線城市的投資者把先進的市場營銷、服務理念帶到了南靖,無形中提高了本地人的認識。」南靖縣發改局副局長簡躍聰表示,「就拿路虎小鎮來說,它是一個成熟的市場品牌。因此它的營銷不走常規路線,而是在京東、淘寶,將小鎮與南靖周邊的旅遊景點共同打包,以『眾籌』的方式吸引高端人群。這對本地旅遊從業者來說,是一個不錯的啟發。」
「水雲居」的主人尹喜英,此前一直在廈門對接與酒店管理相關的投資項目,熟悉都市人的消費理念和度假偏好。「愉悅的舒眠體驗存在於很微小的細節中。因此,小到燈具、大到床鋪,我們都用五星級酒店的水準來把握。」在簡躍聰眼中,雖然高品質項目在短期內沒辦法帶來巨大的流量,但它彌補了高端鄉村遊市場的缺失,並且是以一種直接、有效、高標準的方式,拉動了南靖旅遊的整體品位。
記者也瞭解到,路虎小鎮周邊的低端餐飲和民宿已經逐漸轉型升級。「路虎小鎮是系列撲克牌打出去的頭一張。只要有了帶動力強的『頭雁』,就不擔心後面的追隨。接下來,農民自主開發民宿也有了基礎、標準和收益保障。」南靖縣龍山鎮黨委副書記蔡明聰表示,針對俱樂部車友的需求,周邊可能需要更好的酒店、飯店,當地政府正在引導龍山鎮的鄉村遊轉向高質量發展。
遊客在路虎小鎮體驗越野賽道。

「商人思維」的政府服務
高端項目與鄉村遊牽手,轉變的不只是當地的村民,更有當地的政府。採訪中,幾乎所有的旅遊從業者都會反覆提到在這場鄉村大轉變中,政府理念、服務的轉變。
要做到公平、服務意識強並不難,但要做到在這基礎上還敢闖敢做,有「商人思維」,這對於當地政府來說,是個挺大的挑戰。
南靖土樓紫雲山景區的胡士銀認為,南靖境內的鄉道特別完善,而且政府主動性特別強,一看到景區有水、電、網絡等基礎設施需求時,便立即跟進配套。
「僅選址一項,我們就選了3年。每一次考察,縣鎮幹部都一起陪同。有一次,進小鎮的簡易便橋被山洪淹沒,懷孕3個月的南靖縣副縣長李真硬是涉水而過,龍山鎮鎮長溫智生還掉入河裡,差點被洪水沖走。」蘇耀斌認為,如今南靖縣旅遊業的全方位發展,就是贏在了當地幹部的態度上。「在談判的過程中,龍山鎮黨委副書記蔡明聰對著合同字斟句酌、反覆推敲。我們都是『老革命』,一看這個細節,就知道靠譜。回總部,我把故事一說,董事們掌聲通過。」
另外,近兩年漳州提出「最多跑一趟」改革倒逼各級各部門簡政放權,從誠信和規範的角度,給予了市場更多的空間。蘇耀斌認為,南靖縣政府一直比較重視旅遊發展,是因為清楚在南靖的資源稟賦條件下,用旅遊發展能帶動整體經濟,這是一種「商人思維」下的服務理念。
「對我們來說,只要企業家拿出真金白銀、主動承擔風險,南靖的資源要素就不會損失。」簡躍聰認為,社會資本投資後,第一解決了就業問題,第二交通發展帶來了便利性,帶動了整個市場。「3年前,路虎小鎮這裡一棟房子才租2000元,現在市場價是1萬~3萬元,從商人的思維來看,政府應該善待這些投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