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1 月 19th, 2021

【幽湖閒話】吾愛吾師!

 
我做過很多工作,從賣枝仔冰的小販、推煤車的工人、理貨員等,此後當過國大代表和很多不同的職務,稱呼也就不同,包括:記者、主任委員、書記長、理事長、會長、老師等等,直到當了謝清雲先生文教基金會董事長,8年多來被稱呼為董事長,一直很不習慣。
國民黨市黨部主委黃希賢早先稱呼我為「伯公」,我說這幾乎就是吳伯雄的代名詞,究竟怎麼稱呼為宜?
我說我在銘傳國中,崇右企專(影劇科技大學的前身)等學校當過多年的老師,尤其土風舞和帶動唱學生很多,因此稱呼「老師」我最喜歡。
在二信理事主席謝修平和立委謝國樑的邀請下,我退而不休,8年多前出任我當過秘書的謝清雲先生文教基金會董事長,除了獎助基隆市優秀清寒學生獎學金外,更舉辦了重陽敬老歌唱大會和母親節帶動唱大會,獎學金到今年元月25日舉辦60期(基金會由謝修平創會42年),而我在今年交棒給謝國樑接任董事長,不能說「功成身退」而是感謝謝修平和謝國樑給我獎助優秀清寒子弟的機會。
由於我還擔任中華民國土風舞教師學會和台灣體育總會土風舞協會會長,基隆市體育會土風舞委員會主委,基隆市帶動唱協會理事長等,因而依然為全民運動而努力,只是交下謝清雲先生文教基金會董事長後,有多一點時間從事公益活動。從今年起,希望被稱呼為「李老師」會更自在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