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11 月 24th, 2020

社論 政院不給總統面子 過年紅包不發了

為了讓經濟弱勢,也能分享經濟紅利,蔡英文指令政院規劃具體方案,但明明還在構想階段,負所得稅制、月薪三萬元以下發一萬紅包等各種可能政策方向一一都被媒體披露,政院忙著駁斥,說要從長計議,外傳月薪三萬元以下收入發給一萬元,純屬子虛烏有。主要是這項決策幕後雖是濟貧,卻挨批買票,蔡英文只好止血,急叩政院定調。但蔡的想法簡單,竟能讓大家人仰馬翻,朝令夕改,連綠委都罵聲連連,這也令人瞠目結舌。
九合一選舉慘敗後,蔡英文痛定思痛,不但以迴廊談話方式快速回應民意,就連爭議政策也立即調整、展現效率。眼看這兩年政府有將近四百億歲計賸餘,整體景氣確有上來,但仍有很多民眾所得提升未能跟上這波景氣回溫,蔡就指示幕僚思考,如何讓經濟弱勢有感。蔡在元旦談話後,各界開始猜測可能的有感作為,先是傳出以負所得稅制度處理經濟紅利,但政院以尚未定案否認,後來再傳政院將發派現金一萬給經濟弱勢,政院也立即否認,疲於奔命。
據說,媒體披露的各種版本可能的經濟紅利發放方式,都只是相關部會仍在發想階段,就連行政院長賴清德都還未裁示要怎麼做,但訊息就外傳,讓政院忙著否認、滅火。眼看各種傳聞屢見報端,而且越來越負面,蔡英文特地開會研議,針對事件發展進度向蔡簡報後,便透過管道和政院交換處理方式,確認政院由施俊吉開記者會,府方則發出聲明把問題定調,只求快速滅火。為防好事變壞事,政院也通令未來相關的訊息統一由政院發言人公布,以免因官員私下向媒體放訊息,最後導致傷害政府和人民間的信任,造成人民與政府間的誤會。
主要是因蔡英文在元旦宣示,要讓收入較少的民眾優先分享經濟成長紅利,行政院隨後展開規劃,政院高層透露計畫針對月薪三萬以下的民眾,每人發放現金一萬元,在年前定案執行。顯然蔡英文理解經濟是導致民進黨九合一選舉大敗的主因,但政府不針對台灣經濟困境的源頭解決問題,卻要用發一次性紅包手段,達到挽回民心的效果。有人笑說這就像是端個小臉盆去治洪水,根本無效幼稚,顯現政府對經濟、政治、民心、社會公義,都不具備基本常識,遑論政策會有正確的判斷和作為。
但所謂超徵,並非法律名詞,也不是經濟成長紅利,而是財政部針對稅收大於預算的用語,至於會有超徵一個主要原因,就是每年的預算,都是在前一年底由立法院通過,關於總預算數的決定,除要預估下一年度稅收外,更得考量經濟景氣好壞,凡此皆屬預測,不可能百分之百精確。但這幾年為何超徵高達千億,實令人無法理解,或可解釋就是為替人民省荷包、或是為提高執行率,致使政府比較保守的短估預算數,但這幾年,國家總預算不斷升高,早已突破兩兆元,實在看不出有任何短估的跡象。
分享經濟成長的果實,雖是所有勞動者的夢想,但只想用一次性的分紅,彰顯政績就得接受公評,因為到去年底,每位國民仍須負擔廿二點七萬的國債,政府也說財政困難,尤其是砍了軍公教年金,又舉債執行前瞻計畫,在這樣的情況下,國家那有多出來的錢?可見蔡英文太過急功近利,惹出爭議應是事前缺乏政策可行性的評估,為避免人民的血汗錢被當局恣意濫發紅包,實有必要盡速召開稅改國是會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