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 12 月 4th, 2020

导论 心灵告白 不默生

心灵,是一个人「中心思想」的门,这扇门的开启;表示了个人成长的契机。一个人如果没有「中心思想」?就像「行尸走肉」!不但没有温度;也没有灵魂,这样的人,我们要叫它什么?好像没有适当的称呼ㄟ!
20几年前,我已经意识到:往后自己的生活型态,必是形单影只,孤单,成为我生活中的新名词。但,孤单未必使我失去所有的朋友;以及所有社交活动,甚至,我可以利用科技产物,如:电脑、手机、平板…等。和各界四方识与不识的朋友,做着心灵的沟通与交流。
当然,这也并非生活的全部,我的书房拥有两面墙的书籍,感觉孤寂时,不希望寻找朋友谈天说地,便孤独的将自己独锁于书房,这一本书;那一本书的游走于作家的精神智慧中;和作家的神交,已经是我独居生活的一部份,而且还是大部分。
你可以想像:当一个人的时候,要如何度过每一个漫漫长夜?对于游魂来说,是一大考验。曾经,我拒绝所有光电科技的文明产物,认为,那会消磨宝贵的光阴。
所以,每一个孤独面对的夜晚,我只得武装起自己的思绪,将灵魂游走于古代和现今之间,两面墙的典籍之中,存流了多少前人的学养与智慧,当然,这其中,也有游魂个人许多,已然走进历史的记忆。
最是无奈时,我只得与自己的影子,进行黯黑中的对话。经常,无聊的对话竟也并发出智慧的火花,然,那多半却是孤单影子深层的回应。
因此有一段时间,我溃败的身影更形孤单,所有一切行事的章法,完全陷入空茫的混乱中,所有思绪无法集中于脑海,整个人说什么也提不起劲儿,世界顿时停止运转那般,使得他几度要因此而放弃自己的人生,起先,我将之归咎于季节变换的因素。最后,探索原因:原来这祇不过是生命周期的原爆,那是压抑过久的压力释放。
经过此一心灵折磨的魔考,游魂的新主张昭然若揭,我在心灵深处张贴出一张公告:孤魂野放;归期迢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