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 2 月 28th, 2021

导论 私法正义 伍忠信

「肉丸家暴」事件有所谓的法界人士说:「私法正义并不是正义」。这句话本身就逻辑不通,已经说正义了却说不是正义。私法若非正义,则公家认证的公法才是正义,依此推演,莫非张天钦的东厂转型正义,才是正义?
台湾的法律问题永远辩不完,尤其蔡英文当权后将国法变成她家的法律,党产会抄家国民党产在民进党来说是执行公法,但也有很多人认为是蔡英文利用酷吏在执行私刑;东厂事件就是两者混淆产生的错乱。更何况完全执政下的立法权归一己之私,公权力掌握在一人手里,为祸之烈更甚于私刑;至少私法惩处家暴男大快人心,蔡英文的转型正义搞东厂却是万民唾弃。
另外台湾司法潜规则有钱判生无钱判死,近年司法红包丑闻稍有收敛,政治黑手又伸进搅和,以台湾的司法环境,讲司法正义是一大笑话;私法正义反而更符合民意期待;肉丸家暴事件一下子就暴发出惊人的私法正义,其实更证明台湾司法的公信力荡然无存。
家暴事件在台湾是通案,官方统计一年超过30万件,但政府睁眼瞎下发生的家暴可能上百万,台湾司法机制对家暴事件认定相当宽松,受害人举证经常在司法程序上遭到刁难,忍气吞声者比比皆是。另外社福机构惫懒怠惰也是举世出名,这次引发众怒的肉丸家暴,男人对家小拳脚相向已五年,社福单位不闻不问。如果不是当母亲的忍无可忍拍照举证,家暴可能越演越烈,后遗症可能造成伤亡,或是小孩出现反社会人格,成为社会事件恶性循环。
欧美先进国家对孩童等弱势族群的保护相当重视,美国知名影集「法律与秩序特殊受害组」(SVU)专针对妇女孩童的保护设立,并非虚构。社福医卫人员对孩子们的身体异常状况相当重视,稍有异状即行通报,不像台湾小孩被打得半死了还乏人闻问。
放纵家暴即衍生杀童肆虐。台湾司法正义不彰,或许需要更多的私法正义。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