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10 月 27th, 2020

導論 時間如流水 不默生

時間,真的是飛逝而過;如流水一般不知不覺間在眼前流走,細數逝去的日子,我接受「血液透析」也就是洗腎的日子已經4載有餘。
每當躺在病床上,腦海裡,總要不設防的,浮現起自己健康時候的情景,免不了,又要興起許多的「早知道」,並且開始不斷責備自己:如果早一點去腎臟科就醫?可能腎臟惡化的速度會減緩。如果當初不要吃那麼多西藥、止痛藥?可能我現在還是一個健康的人?如果我之前,能夠多多注意飲食習慣:不吃那麼鹹、那麼油?不外食?我的腎臟機能不會敗壞得如此快速?
再多的「早知道」;再多的「如果」,都無法挽回健康的身體。然而,總是有那麼多的不甘願;以及不服氣!為什麼會是我?據醫師說,除了用藥的不小心;飲食的不注意;也還有家族病史的遺傳。說到DNA的傳承,更加令我火冒三丈!對於我那一輩子當中,僅僅見過十分鐘面的生父,我竟開始深深的怨恨起他來,他是自我出生就選擇拋棄我的人,我毫無承接不良病史DNA的責任。
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悲劇,現在,躺在血液透析的病床上,我不由得不如此埋怨起自己的身世。儘管如此,又如何?我能夠因此而挽回甚麼嗎?冷靜思考之後,一切還是得歸咎自己,而,現在,我所能做的就是面對現實;凡事往正面思考,避開人生的陰暗面迎向陽光。於是,對於生父的怨恨,我逐漸釋懷。
血液透析的機器就在我眼前不停轉動,我靜靜望著,由我體內不斷奔湧而出的血液,我觸摸體外流滿我血液的管線,清楚的感覺熱血的溫度緩緩流動。突然間,我有一種靈魂出竅的感覺,有一種傳說:人的血液代表了人的靈魂,而現在,自己的體內竟然有三分之一的血液流浪在體外,然後,透析乾淨的血液又回流體內,從此,我的一生脫離不了洗腎的命運!
年終歲暮,又到了要回鄉與親人團聚過節的時刻,今年,我決定提早回鄉陪伴87歲的母親,我不希望「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的遺憾在我身上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