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 11 月 30th, 2020

导论 时间如流水 不默生

时间,真的是飞逝而过;如流水一般不知不觉间在眼前流走,细数逝去的日子,我接受「血液透析」也就是洗肾的日子已经4载有余。
每当躺在病床上,脑海里,总要不设防的,浮现起自己健康时候的情景,免不了,又要兴起许多的「早知道」,并且开始不断责备自己:如果早一点去肾脏科就医?可能肾脏恶化的速度会减缓。如果当初不要吃那么多西药、止痛药?可能我现在还是一个健康的人?如果我之前,能够多多注意饮食习惯:不吃那么咸、那么油?不外食?我的肾脏机能不会败坏得如此快速?
再多的「早知道」;再多的「如果」,都无法挽回健康的身体。然而,总是有那么多的不甘愿;以及不服气!为什么会是我?据医师说,除了用药的不小心;饮食的不注意;也还有家族病史的遗传。说到DNA的传承,更加令我火冒三丈!对于我那一辈子当中,仅仅见过十分钟面的生父,我竟开始深深的怨恨起他来,他是自我出生就选择抛弃我的人,我毫无承接不良病史DNA的责任。
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悲剧,现在,躺在血液透析的病床上,我不由得不如此埋怨起自己的身世。尽管如此,又如何?我能够因此而挽回甚么吗?冷静思考之后,一切还是得归咎自己,而,现在,我所能做的就是面对现实;凡事往正面思考,避开人生的阴暗面迎向阳光。于是,对于生父的怨恨,我逐渐释怀。
血液透析的机器就在我眼前不停转动,我静静望着,由我体内不断奔涌而出的血液,我触摸体外流满我血液的管线,清楚的感觉热血的温度缓缓流动。突然间,我有一种灵魂出窍的感觉,有一种传说:人的血液代表了人的灵魂,而现在,自己的体内竟然有三分之一的血液流浪在体外,然后,透析干净的血液又回流体内,从此,我的一生脱离不了洗肾的命运!
年终岁暮,又到了要回乡与亲人团聚过节的时刻,今年,我决定提早回乡陪伴87岁的母亲,我不希望「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在我身上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