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1 月 17th, 2021

社論 網紅當道 救不了民間疾苦

蔡英文從谷底到網路聲浪鹹魚翻生後,好像將炒網紅當成2020連任的不二法門,連回鍋閣揆蘇貞昌也說,時代不同了,新的科技、網路讓大家能第一時間知道各種訊息,政府也要與時俱進,重視網紅。上行下效,內閣都網路直播一窩蜂。
事實上網紅是看爽的,政策若未真正落實民意,網紅仍是鏡花水月,尤其真正的地氣來自於基層的農工階層,這些族群哪來閒情逸致搞網紅?
蘇貞昌重視網紅,除了呼應蔡英文外,大有藉此證明自己雖已年逾七十,但仍心態上仍是青春年少,想法不輸新生代;此外他剛從大選中慘敗,去年選舉網路聲浪占了很大因素,因此藉著大搞網紅「待重頭收拾舊山河」。
當前南北兩大高人氣政治明星韓國瑜及柯P確實因網路聲浪超高起家,但都有同樣民意對執政不滿的背景。柯P崛起是國民黨無能到極至,人民一片換人當家高期望之際;韓國瑜掀起的韓流,則是基於蔡政權恣意妄行搞到民不聊生,人民不僅不再癡心妄想餓肚皮也要票投民進黨,甚至極度討厭民進黨,因此韓流透過網路迅速擴散,翻轉1124大選。
韓國瑜及柯P的網紅現象是民心思變的結果,因此網紅絕非造成兩人高名氣的原因。柯P當時是以素人身分獲青睞,後來證實他是假素人,但大勢底定。韓國瑜則是以苦民所苦而迅速打動民心。這跟蔡英文選後以意識型態挑起同溫層的認同截然不同。她的網紅,以及蘇貞昌正大力推動的內閣網紅,實質上仍未包括大多數討厭民進黨的階層及民意。再如何高張的網紅聲浪,都不是真正民意展現,更無法等同於選票,這才是網紅的盲點。
最清楚的現實是,基層的農工漁民階級,這些當權者眼中的中下階層族群,有多少人能飽食終日在搞網路交流?以韓國瑜選舉期間背景,高雄市民生計確實陷於又老又窮的困境,蔡政府的西進鎖國讓農漁工商的產品嚴重滯銷,原本源源不絕的人潮也不復見,人民生計受到嚴重打擊,為顧三餐惶惶不可終日,誰還去管什麼網紅不網紅?後來韓國瑜的網紅,基本原因是大眾對韓國瑜帶他們走出困境的高度期待所反映。
但蔡蘇所操弄的網紅帶給人民的只是意識形態的口舌之快,去年造成討厭民進黨的基本問題仍懸而未決,反而在網紅的虛掩下,更有變本加厲之虞。尤其蔡英文的網紅,是因她藉著對岸拋出的一國兩制議題,刻意混淆九二共識等同一國兩制,加重反中仇中,但同時也讓兩岸的情勢更惡化,姑不論台海危機是否更為嚴峻,選前因兩岸交流受阻而影響的經貿問題可能更雪上加霜,讓韓國瑜等的城市交流壓力倍增。這樣的網紅能廣獲民心嗎?繼續搞下去,只有讓民進黨更朝死路走。
正如蘇貞昌所說的時代不同了,網路科技發達,但人民希望過好日子的想法永遠不變。蔡英文突然撿到槍一時網紅,但反九二共勢阻礙「東西賣得出去,人進得來」,台大終於有校長了,但卡管變黑管,促轉會的東廠惡質未改,勞工、農漁業問題依舊,轉型正義更不正義。選前基本問題未解,蔡英文要靠網紅挽救頹勢,仍將人民當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