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5 月 31st, 2020

橋頭事件喚醒人民 許信良不後悔抗議

 前民進黨主席許信良接受中央社專訪時回憶橋頭事件,他說,當時不顧一切帶頭參加橋頭示威,他為37歲的自己感到驕傲,「如果不做這件事的話,我會一輩子後悔」。(中央社)

【本報綜合報導】前民進黨主席許信良說,40年前的橋頭事件喚起台灣人民做為歷史主人的覺醒;橋頭事件讓當時一群30幾歲的運動菁英,成為黨外運動領導者,但也讓他過了10年的政治流亡生活。
1979年的橋頭事件是戒嚴令下首次示威遊行,一群黨外人士集結展現集體意志,推進台灣民主腳步。
許信良提到,1979年1月22日發生的橋頭事件是最足以和同年12月10日發生的高雄事件(美麗島事件)相提並論的重大事件。
1979年1月21日清晨,實施戒嚴統治的國民黨當局,以「涉嫌參與匪諜吳泰安叛亂」的罪名,逮捕高雄縣的黨外「老縣長」余登發父子。
許信良說,余登發德高望重,是黨外的「巨人和聖人」,當時余家還有現任縣長黃友仁和現任省議員余陳月瑛。國民黨以如此嚴重荒唐罪名,強加在擁有如此地位和身分的家族,震驚黨外和整個社會。
余登發父子被逮捕後,許信良趕赴在台北舉行的少數黨外人士聚會,主張果斷反擊。他認為,「連余家都抓,還有誰不能抓?這是國民黨全面鎮壓黨外的開始,現在不反擊,以後想反擊,也不會有機會。」
在許信良的強烈主張下,黨外人士決定在余家父子被捕的第2天,在余家的橋頭家鄉,展開戒嚴時期第一次公開的抗議示威遊行。
「當時示威遊行是可能被槍斃的」,許信良說,受迫害的余家很低調,認為這是余家的事,不敢連累黨外朋友。但他對余家說,「這不只是余家的事,對於所有黨外和整個台灣,都是影響深遠的大事。黨外朋友心甘情願和余家共擔苦難,一切後果,在所不計」。最後是余陳月瑛拍板,支持黨外決定。
當年年底發生美麗島事件時,許信良因為人在美國,逃過一劫,但被國民黨限制入境,展開長達10年的海外流亡生涯。
許信良說,當時不顧一切,帶頭參加橋頭示威,他為當時37歲的自己,感到驕傲,「如果不做這件事的話,我會一輩子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