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6 月 2nd, 2020

橋頭事件 施明德:面對身為台灣人的責任

 橋頭事件40週年,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圖)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表示,國民黨特務組織當年先製造吳泰安事件,咬定當時高雄本土勢力大老余登發涉案,再逮捕余登發父子以嚇阻黨外運動集結,他說,「橋頭事件結局非常荒謬,吳泰安竟然成了白色恐怖最後一名被槍決的政治犯,極其荒唐」。(中央社)

【本報綜合報導】橋頭事件40週年,當年參與者之一的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說,橋頭事件是民主運動發展過程中必然會出現的事件,參與者面對的是對歷史的使命感與一個身為台灣人的責任。
記者走訪施明德文教基金會,牆上貼滿台灣民主運動時期關鍵照片,其中包括橋頭事件。
1979年1月21日清晨,實施戒嚴統治的國民黨當局,以「涉嫌參與匪諜吳泰安叛亂」的罪名,逮捕高雄縣的黨外「老縣長」余登發父子;當時黨外人士,包括林義雄、施明德、許信良等人在余登發的故鄉橋頭鄉示威抗議,這是戒嚴令下首次的示威遊行。
施明德表示,國民黨特務組織當年先製造吳泰安事件,咬定當時高雄本土勢力大老余登發涉案,再藉由逮捕余登發父子,嚇阻黨外運動集結。「橋頭事件結局非常荒謬,吳泰安竟然成了白色恐怖最後一名被槍決的政治犯,極其荒唐。」
談起事件經過,施明德說,「黨外助選團」是二二八事件後首度出現的反對派政團,5人小組成員有他以及許信良、張俊宏、林義雄、姚嘉文,由他擔任總幹事。黨外助選團當時決定籌組黨外常設機構、散發黨外國是聲明,並計畫在高雄舉辦黨外餐會,由余登發具名邀請。
「橋頭事件是民主運動發展過程中,必然會出現的事件」,施明德說,當時黨外運動多聚焦北部,希望能往南擴展,因此他南下拜會,希望余登發做為黨外運動在南部的領頭羊。
施明德還原經過說,當年1月18日他南下高雄向余登發報告黨外餐會的計畫,隔天兩人相約到高雄高苑工商勘查餐會會場,結果後面跟著一群特務。
談起橋頭事件對台灣民主的影響,施明德表示,當年面對的是死亡、囚禁、無利可圖、是對歷史的使命感與一個身為台灣人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