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4 月 25th, 2019

社論 司法偏頗 社會正義以私刑反撲

台灣最近虐童案吵得沸沸揚揚,一干殺童虐童舊帳也翻出重炒,最終箭頭都指向司法的寬鬆縱容,以往殘忍虐殺兒童事件法院輕判,再度受到抨擊,輿論更對司法只保護加害者人權而輕忽受害者權益多所質疑。司法院卻在日前修改偵查不公開草案,大舉擴大範圍,此舉無非更進一步保障加害者人權,也在法界廣受議論。
虐童殺童在美國是十惡不赦之罪,司法單位對殺童案更想方設法以一級謀殺案起訴,希望判處極刑(有死行的州判死,無死刑的州則終生監禁不得假釋),對於虐童案的偵辦劍及履及,司法的判決也毫不寬容。但台灣對於兒童受傷殘案件,除了相關保護機制不夠周延外,社福單位往往怠忽職守。六年前慘絕人寰的2歲兒童王昊遭母親同居人餵毒凌虐20多天慘死案,就暴露社福單位的置若罔聞,以致幼兒遭長期凌虐。這種連成年人都難以忍受的凌遲虐殺,法院竟然判處10數年至30年不等。法院以制式理由「天良未泯、尚可教化」輕縱殺人兇手,大快廢死聯盟之意,卻遭到百分之八十民意的強烈反彈。
台灣的人權未受普遍周延,但政客喜歡大談人權,從前朝馬英九到現任蔡英文,口口聲聲人權。此次司法大修偵查不公開草案,應是蔡英文司改的步驟之一。但台灣人權一向聲音大的喊人權才算數,沉默大眾的人權因此遭漠視;加害者的人權最大,受害者則無人權。廢死聯盟口口聲聲保護殺人兇手人權,似乎認為遭殺害的無辜者不配有人權,認為這些弱勢受害者死了活該,他們對死刑犯噓寒問暖、大送溫情,卻對受害者家屬的悲苦境遇麻木不仁。他們抨擊死刑野蠻冷血,其實他們對受害者的態度更冷血更野蠻。
廢死聯盟因有大號政客加持,因此理不直而氣壯。他們挾國際人權組織以自重,但在國內的支持度不到兩成。他們拿洋人的人權觀威脅國人,渾然忘卻美日等先進國家還是維持死刑,拿「國際人權」要國人照辦,根本缺乏說服力。
而廢死聯盟最大訴求在尊重生命,既然如此,遭殺害的生命難道一文不值,就不應獲尊重?說死刑不能遏阻凶案再發生,難道廢死就可以減少殺人事件?台南屠童慘案以及後來的小燈泡慘案等,就是受到「沒死刑」的鼓勵才痛下殺手,案發後國人對自保能力薄弱的孩童慘遭殺害而悲痛,廢死聯盟要角還老調重彈,並且說孩童固然是弱者,但凶手同樣是弱勢族群,渾然不覺整個事件殺人兇手就是相對的強勢,豈能將他放在整體環境論述而推罪給社會;未審欲脫之罪,「廢死」目無受害人權之心態如此,難怪得不到共鳴。
不過台灣司法在馬英九、蔡英文接力推動下已形同廢除死刑。待決死刑犯執行遙遙無期,法院現行審理殺人刑案也逐漸建立默契不判死刑,這是從馬英九建立「以廢除死刑為目標」經蔡英文認證後所形成的司法共識。廢死以保障人權為張本,卻衍生出更多嚴重兇殺刑事案件,以致形成保障少數反社會分子的人權而戕害多數善良人權的弔詭。近期的虐童案終於出現憤怒群眾的私法正義,這也是社會正義對保障人權偏頗的反撲。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