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4 月 25th, 2019

【導論】空心人權 洪谷

回美國,開車舒適暢快,走路也覺得安全多了。每次到台灣,剛開始開車非常不適應,大家怒氣沖沖,好像拚命三郎,走在路上更是危危顫顫,過馬路非得讓車輛優先不可。
尊重弱勢族群路權是文明社會的基本觀念,歐美日等先進國家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經普遍建立。許多老外初到台灣,對台灣汽機車的橫行霸道相當不習慣,原以為斑馬線等行人穿越道路人可優先通行,未料在台灣不只僅供參考,往往還是車禍陷阱。
台灣在落後二十年後,才開始思考行人路權問題,跟人權觀念的發展遲緩不無關係,國民黨戒嚴一搞就長達三十八年多,足以列入世界紀錄,期間人權完全摧毀,既無人權何來路權。1987年解嚴後台灣大約有二十年的人權甦醒期,2000年政黨輪替跟人權復甦互為因果,但行人路權則隨著弱勢族群的權益抬頭,才逐漸受重視,最近幾年車禍酒駕造成的傷亡問題備受關注,交通單位因此將行人路權併入執法考量。
至蔡英文執政,嘴巴講人權,卻完全政治權謀,行人仍然路權殿後。先進國家的路權考量優先次序是:行人、單車、機車、汽車。汽機車禮讓單車、行人是天經地義;但台灣的順序卻顛倒,越大的車輛越優先,行人最小,過馬路必須眼觀四面耳聽八方,戰戰兢兢如履薄冰,越是斑馬線越要小心,遇到綠燈則應先注意左右是否有來車後,迅速衝刺通過。
台灣六都中高雄交通號誌形同虛設名聞全台。初來乍到到高雄,往往會受到紅綠燈倒錯的驚嚇,明明眼見綠燈,但左右來車仍然呼嘯而過,高雄用路人「紅燈通行」似乎理所當然,而且理直氣壯。強化行人路權畢竟還是要以嚴格管控強勢的汽機車為主,高雄市交通在陳菊主政12年下「大吃小」不僅是傳統,而且惡名昭彰高居全國之冠。韓國瑜除了拚經濟外,道路安全也應展現新風貌。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