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 1 月 27th, 2022

【导论】空心人权 洪谷

回美国,开车舒适畅快,走路也觉得安全多了。每次到台湾,刚开始开车非常不适应,大家怒气冲冲,好像拚命三郎,走在路上更是危危颤颤,过马路非得让车辆优先不可。
尊重弱势族群路权是文明社会的基本观念,欧美日等先进国家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普遍建立。许多老外初到台湾,对台湾汽机车的横行霸道相当不习惯,原以为斑马线等行人穿越道路人可优先通行,未料在台湾不只仅供参考,往往还是车祸陷阱。
台湾在落后二十年后,才开始思考行人路权问题,跟人权观念的发展迟缓不无关系,国民党戒严一搞就长达三十八年多,足以列入世界纪录,期间人权完全摧毁,既无人权何来路权。1987年解严后台湾大约有二十年的人权苏醒期,2000年政党轮替跟人权复苏互为因果,但行人路权则随着弱势族群的权益抬头,才逐渐受重视,最近几年车祸酒驾造成的伤亡问题备受关注,交通单位因此将行人路权并入执法考量。
至蔡英文执政,嘴巴讲人权,却完全政治权谋,行人仍然路权殿后。先进国家的路权考量优先次序是:行人、单车、机车、汽车。汽机车礼让单车、行人是天经地义;但台湾的顺序却颠倒,越大的车辆越优先,行人最小,过马路必须眼观四面耳听八方,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越是斑马线越要小心,遇到绿灯则应先注意左右是否有来车后,迅速冲刺通过。
台湾六都中高雄交通号志形同虚设名闻全台。初来乍到到高雄,往往会受到红绿灯倒错的惊吓,明明眼见绿灯,但左右来车仍然呼啸而过,高雄用路人「红灯通行」似乎理所当然,而且理直气壮。强化行人路权毕竟还是要以严格管控强势的汽机车为主,高雄市交通在陈菊主政12年下「大吃小」不仅是传统,而且恶名昭彰高居全国之冠。韩国瑜除了拼经济外,道路安全也应展现新风貌。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