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8 月 25th, 2019

導論 我的鄉居歲月 不默生

暫別離城市獨居生活;回歸鄉間,與母親及弟弟一家過著群居生活。兩種不同生活方式,讓我感覺異樣的人情冷暖,世界是那麼遼闊;不相同的生活樣貌,可以呈現多種的生活情趣,這,就是人生;人生,是如此的千奇百變,看人要如何適應?這是人生重要且嚴肅的課目。
我的故鄉是台灣中部鄉間的一座小鎮,我喜愛故鄉到處「樹木蔥鬱」,從小看著樹木長大;就覺得好像自己是呼吸著新鮮空氣長大,16歲移居城市,卻有幾乎要窒息的感覺,尤其那「移動的空氣汙染」(汽車排氣汙染),幾乎讓我時時刻刻欲逃離城市,然而,生活的壓迫,讓我不得已要向現實低頭,直到年滿甲子;身體健康亮起警訊,方才又思想起故鄉清新空氣的可貴,而,剛好去歲底,母親的身體起了變化,趁著年的到來,我這半百老兒,於某天睡夢驚醒之際,突興起:為免去「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的遺憾,遂束裝返鄉。一方面提早回家過年;一方面在家鄉多陪伴今齡87高壽的老母親。
在鄉間的生活,名為「伺親在側」,實質上,卻是母親隨時隨地,要為我這花甲「老兒」的生活起居煩擾,每每看見母親為我的操勞,我就想起:這與我「回鄉」的「初衷」大不相同,這,又是「人生」的另一「轉折」!
回到鄉間,我那「年老的心」又活絡了起來;我回復在城市每天走路運動的習慣,我把為健康而走的運動變成「生活的一部份」後,一天停止運動,便會感覺生活缺少重心,回鄉之後的走路運動,使我沒有任何壓迫感,尤其,在生活步調優閒慢活的故鄉,我找到了快樂的自己。
每天眼見老母親,仍然為著我們的生活奔忙;一如我們小時候打理著我們的奔忙,母親永遠是我們的母親。小時候如此:長大了娶妻生子了亦然:即使到了如今我們年老了,仍然沒有卸下她肩頭的「重擔」,如何不孝啊!我!我們!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