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 12 月 3rd, 2021

导论 我的乡居岁月 不默生

暂别离城市独居生活;回归乡间,与母亲及弟弟一家过著群居生活。两种不同生活方式,让我感觉异样的人情冷暖,世界是那么辽阔;不相同的生活样貌,可以呈现多种的生活情趣,这,就是人生;人生,是如此的千奇百变,看人要如何适应?这是人生重要且严肃的课目。
我的故乡是台湾中部乡间的一座小镇,我喜爱故乡到处「树木葱郁」,从小看着树木长大;就觉得好像自己是呼吸著新鲜空气长大,16岁移居城市,却有几乎要窒息的感觉,尤其那「移动的空气污染」(汽车排气污染),几乎让我时时刻刻欲逃离城市,然而,生活的压迫,让我不得已要向现实低头,直到年满甲子;身体健康亮起警讯,方才又思想起故乡清新空气的可贵,而,刚好去岁底,母亲的身体起了变化,趁著年的到来,我这半百老儿,于某天睡梦惊醒之际,突兴起:为免去「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遂束装返乡。一方面提早回家过年;一方面在家乡多陪伴今龄87高寿的老母亲。
在乡间的生活,名为「伺亲在侧」,实质上,却是母亲随时随地,要为我这花甲「老儿」的生活起居烦扰,每每看见母亲为我的操劳,我就想起:这与我「回乡」的「初衷」大不相同,这,又是「人生」的另一「转折」!
回到乡间,我那「年老的心」又活络了起来;我回复在城市每天走路运动的习惯,我把为健康而走的运动变成「生活的一部份」后,一天停止运动,便会感觉生活缺少重心,回乡之后的走路运动,使我没有任何压迫感,尤其,在生活步调优闲慢活的故乡,我找到了快乐的自己。
每天眼见老母亲,仍然为着我们的生活奔忙;一如我们小时候打理着我们的奔忙,母亲永远是我们的母亲。小时候如此:长大了娶妻生子了亦然:即使到了如今我们年老了,仍然没有卸下她肩头的「重担」,如何不孝啊!我!我们!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