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8 月 6th, 2020

福州古剎梅林盡染 林陽賞梅成新俗

林陽寺梅花盛放。

【本報綜合報導】春節前一周,福州林陽寺500餘棵梅花進入最佳賞花季。藉助互聯網的傳播和鄉村旅遊熱的提振,林陽寺賞梅,這近七八年間才盛行起來的風雅之事,已然成為年輕人群體在歲末新春頗具儀式感的閩都新習俗。
林陽寺是千年古剎,地處福州北郊壽山鄉,始建於後唐,是福州五大禪宗叢林之一,也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高僧圓瑛曾於上世紀30年代初擔任該寺住持。
28日,記者驅車探訪林陽寺。從福州森林公園蜿蜒而上北峰的山路,賞梅的私家車絡繹不絕。

林陽寺梅花盛放。

福建森林覆蓋率39年來穩居全國榜首,被稱為「最綠省份」。傲人的數值在這山裡,具化成了濕潤微甜的空氣,寒意略沁的松木香,以及隨著山勢起落的濃濃綠意。
近年來,福州大力發展北峰鄉村旅遊。壽山鄉是中國傳統「四大印章石」之一壽山石的產地,中國壽山石館、礦洞遺跡等壽山石文化旅遊景點接連落成,為鄉村旅遊積澱下厚重典雅的文化底色。
車近林陽寺,環湖休閑棧道和停車場都系近年新建,顯示林陽賞梅已經成當地力推的文化名片。未入山門,一面如鏡湖泊先撞進眼簾,遠眺水岸上的林陽寺,一片粉霞如同重錦鋪陳,其間飛簷鬥角,樓宇重重。
林陽寺坐落在北峰瑞峰之麓,群山湖水環抱,格局非常大氣。滿樹繁花的梅樹漫山遍野,寺院黛瓦黃牆,青煙縹緲,掩映在一片香雪海中。不少愛美的姑娘特地身著古裝,在梅林間撫琴弄簫,成為攝影愛好者們追逐的「嬌點」。

春節將至,福州北峰林陽寺數百棵梅花迎來最佳花期,民眾趁週末紛紛前往賞梅。不少愛美的姑娘穿上古裝,在梅樹下撫琴弄簫,成為攝影師們的鏡頭「嬌點」。

林陽寺梅樹據稱是現任住持修達禪師所植,唯有寺中梅園兩株梅樹樹齡逾兩百年。這兩棵老梅虯枝綻新蕊,一株花色潔白,另一株淺粉如霞蒸。
「漫掃白雲看鳥跡,自鋤明月種梅花。」梅園禪房的楹柱上刻有鄭板橋這幅詠梅詩聯。梅樹下,一位漢服少女嗅梅、掬水、撫琴,點點花瓣隨風落在她肩頭髮梢,美不勝收。
少女的男友告訴記者,他們專程從泉州趕來賞梅。他請女友以漢服出鏡,「禪房古梅,特別有中國傳統文化的優雅,裝扮就特別古典一些。」
林陽寺近代僧侶與南洋華人華僑善緣密切,保留不少「僑」的留痕。比如,林陽寺玉佛堂所供奉玉質臥佛,就是從印尼空運而來,堪稱寺內一寶。

梅花花瓣隨風飄落,吸引幼童追逐嬉戲。福州林陽寺是一座唐代古剎,為福州五大禪宗叢林之一,地處福州市晉安區壽山鄉瑞峰之麓。

曾任林陽寺住持的圓瑛大和尚至今被僧俗尊崇銘記。抗日時期,圓瑛與福建弟子明暘,赴新加坡、吉隆坡、檳榔嶼、怡果、馬六甲等地,發起「一元錢救國運動」的愛國義舉,兩年間籌集十餘萬元匯回國內。回國後,師徒曾被日軍以抗日罪逮捕,他們不為所撼,表現出民族氣節。
高僧大德愛國之舉,為「鋤月種梅」的林陽寺增添上動人的色彩。當林陽寺賞梅在市民中流行之時,這段掌故也在社交媒體上一遍又一遍被提及傳誦。
一位林姓幼兒園園長希望,就讀小學的孩子見識了今天家鄉梅花怒放的美,「以後能切實理解『來日綺窗前,寒梅著花未』的思鄉之情,讀得懂那個年代『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的悲慟和奮爭。」